狠狠撸 撸 撸一撸 撸儿所 夜夜撸 刺激撸 久久撸 千百撸 天天撸

首页  »  另类小说  »  【卧底女警之死】 【作者:不详】
深夜,在溪木公司的老板办公室里,一个窈窕的身影在黑暗中寻找着什么,她伏在一张办公桌上逐个翻动着一打单据,在翻到其中一张时手指停住,似乎她找到了她要找的东西,她俏丽的脸上显出一丝欣慰的神情,当她收拾现场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灯突然亮了,只见几个人站在了办公室的门口,一个身着白色西装黑框眼镜的人从几个人身后闪了进来,站在女人面前,“没想到吧,其实你刚进公司我就已经知道你是卧底,但是我不知道你是查我什么证据,所以设了个局引你出来。克里斯蒂小姐,不,应该是吉尔克里斯蒂警官。”


听了男人的话后女人一惊,似乎不相信对方知道自己的身份,她一身包臀的套裙,两条修长的美腿穿着黑色的丝袜,白色的高跟鞋,漂亮的脸蛋此时带着一丝惊恐,几个男人将她围拢在了中间,“冈萨雷斯老板,您误会了,我不是...”吉尔还抱有一丝侥幸,但那人似乎不大算给她机会“呵呵,你的上司克莱门托让你来卧底我怎么可能不知道,难怪我的生意他一清二楚。”此时,女警吉尔的身份被揭穿,她开始慌了,“既然如此,冈萨雷斯,你涉嫌贩毒和谋杀的证据已经在我手上,这些足够让你在牢里关一辈子,你还想威胁警察吗!",冈萨雷斯看着眼前这个在自己身边几个月的女秘书冷笑着“哼,你知道的太多了,但我还不想进监狱,你以为你能活着离开这里吗?况且,你的上司克莱门托警部敲诈我,他才让你进来为他提供情报继续让给他送钱,你觉得被安插进会社只是巧合吗??”吉尔似乎明白了自己进入了一个圈套,但为时已晚,冈萨雷斯老板手下朝她冲了上来,吉尔顺势打倒了一个打手,但终究人单势孤,没几个回合就被冈萨雷斯几个手下擒住,吉尔强挣扎想要起身,一阵啪啪的电流穿过她的身体,顿时便被击昏在地,不再动弹。


等吉尔再次醒来的时候,自己身处一个封闭的房间里坐在一把椅子上,双手被反拷在 椅子上,倚靠在椅背动弹不得,恍惚中她看到了冈萨雷斯的脸,女警吉尔此时被带到了冈萨雷斯位于偏远郊外的一处房子里,她不知道自己将要如何被处置,冈萨雷斯用手掂起吉尔的下巴问,“你的上司要挟我,让我给他五百万,这都是你的功劳啊警官小姐,现在我要给克莱门托一点教训了”,冈萨雷斯看着一脸惊惶的吉尔那俊俏的脸奸笑着,“这么风骚的美人作警官真是可惜,随便杀了你还真是浪费。”说着冈萨雷斯的一只手抚摸起吉尔穿着黑丝袜的大腿,短裙顺着抚摸的手被撂了起来,另一只手也没闲着,在女警丰满柔软的胸部上抓了起来,“你……你要干什么”吉尔惊恐的看着冈萨雷斯,冈萨雷斯一脸狰狞的不发一语,拽开了吉尔的前襟,两颗丰腴的乳房摆脱束缚弹了出来挂在胸前,“哈哈,真是漂亮,这对奶子比想象的还大”,冈萨雷斯如获至宝的揉搓着那对大奶,女警此刻以无力挣扎,柔软的乳房在冈萨雷斯的揉搓下变化着形状,冈萨雷斯用嘴叼住一只大奶的乳头,另一只乳头被冈萨雷斯捏在手里,刺激的女警乳头挺立,开始还矜持的侨脸上开始泛起了红晕,神情开始迷离,呼吸也开始急娇喘,从抵触渐渐有了快感,冈萨雷斯抚摸女警美腿丝袜的柔滑,接着手顺着丰腴的腿肉在直摸到了女警内裤边猛的一拽,女警哼了一声,那条遮羞布被扯了下来,“哼,没摸几下居然湿成这样了,真是个骚货”,冈萨雷斯把手指在女警裸露的私处摸了一下,指头上沾满了黏黏的液体,一挂亮丝顺着手指滴落,女警的胯下已经变得湿腻腻的,顺着蜜穴口滴在屁股下的椅子上。吉尔被捆绑着没办法反抗,只得逆来顺受的被冈萨雷斯猥亵着,冈萨雷斯看着眼前这美艳的骚货,下身也支起了帐篷,冈萨雷斯让手下取来一个盒子,从盒子里取出一枚管子里灌着绿色液体的注射器,“呵呵,这是最新合成的媚药,既然警官小姐这么愉悦不妨让你试一下带着性高潮去死。”吉尔绝望的摇着头,“不……不要,不……啊”刺入女警光洁脖颈的注射器打断了她的求饶,随着绿色液体注入身体,吉尔的身体开始抽搐,微张着的嘴边溢出了一丝丝津液,双眼开始失去神采变得迷离,俏脸上泛起红晕显得更是风骚,臻首后仰靠在椅被上,喉咙发出不知是喘息还是低吟的声音,被扯开的前胸两个丰满的乳房随着呼吸起伏,两颗粉嫩的乳头挺立着。此刻女警的双手还在身背后绑在椅子上,腰胯没有规律的抽动着,女警的胯下已是淫水横流,两条还穿着黑丝袜的大腿叉开,让黑色倒三角草丛下的蜜穴裸露在冈萨雷斯面前,随着身体的抽搐,阴唇开合伴随着一丝一缕淫液涌出孔穴,开始是透明,之后开始变成渐渐发绿色的黏液,还穿着白色高跟鞋的脚撇在两侧,脚背已经绷的笔直。女警渐渐意识模糊起来。


这个过程只有几分钟,女警就像一个发情的母狗一样呈现在冈萨雷斯面前,包臀的短裙已经被卷曲到了腰部,大敞着淫水泛滥的骚穴,两个乳房在不断的痉挛下颤颤的,两条美腿在黑丝袜和白色高跟鞋的映衬下很匀称,冈萨雷斯拎起一条丝袜美腿边抚摸边端详,冈萨雷斯淫笑着,“果然很骚,你美腿丝袜我早就想玩一玩了”,丰腴匀称的腿肉在黑丝袜的包裹下显出朦胧的晕色,冈萨雷斯玩弄着女警的丝袜腿爱不释手,女警呻吟着沉浸在迷幻'中,口中模糊不清的说着,“好痒……要……”,冈萨雷斯将两根手指贴到女警湿滑腻腻的骚穴口处,女警身子痉挛了一下,“要……要……求你……呜”女警喉咙里发出了一阵浪叫,冈萨雷斯见势金手指戳进了女警滑腻的穴洞中,“啊啊啊……呜”女警的呻吟声大了起来,冈萨雷斯的手指明显感觉被骚穴的肉瓣紧紧的吸住,屄腔里的肌肉收缩舒展收缩着吮吸着两根手指,女警的大屁股前后开始晃动冈萨雷斯的手指被动在骚穴里抽插,“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女警的呻吟慢慢变成了浪叫,她风骚的身体剧烈的晃动着,伴随抽插大股由清渐绿的的淫水从女警挺动的骚穴里迸发出来,她脸上红晕迷离着双目,紧靠着的椅背在晃动下吱吱的响,冈萨雷斯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禁哈哈大笑,“呜呜……啊……”,女警高叫了一声,冈萨雷斯被吸在骚穴里的手指感到一阵收紧,女警的屁股猛从椅子上抬了起来,两条叉开的丝袜腿抖了几下,慢慢软塌了下来,屁股重新落回椅子上,女警的浪叫又变成了低声呻吟,冈萨雷斯将手指从已经松垮的骚穴里抽了出来,咕叽咕叽一股泛绿的脓稠的汁液从女警的骚穴里涌了出来,在屁股下的椅子上积了一摊,此刻这个美艳的卧底女警烂泥一样的瘫在椅子上,头无精打采的歪在一边,微张的嘴里娇喘呜咽着,一对饱满的乳房随着身体无规律的痉挛抖动着,她身子半躺在椅子面上,两条裹着丝袜的大腿大岔开着,膝盖弯曲的两条匀称的小腿耷拉在两边,由于屁股前突这姿势使得阴户一目了然,突出的骚穴上沾满了溅出的淫水,两片阴唇不时收缩一下,时有时无挤出一点淫水。


女警渐渐从高潮中恢复意识,冈萨雷斯看着眼前的女警,对手下说“把这骚货吊起来”,两个手下将吉尔反拷的双臂架起来用绳子吊在了房顶的钩子上,绳子被拉起时女警双臂由于反绑上身就会自然前倾,吉尔坐的椅子被撤掉,她只能弯着腰勉强站立,吉尔那肥白的大屁股撅着,冈萨雷斯走到吉尔身后拍了拍两瓣弹性十足的骚臀,把手伸向吉尔的阴户和屁眼抠摸着,吉尔体内此时的药力渐渐发作,在冈萨雷斯的抠摸拍打下又有了反应,面颊绯红媚眼风骚,两条丝袜美腿开始不由自主的打开,脚上高跟鞋敲打地面哒哒的声音似乎告诉别人她发情了,冈萨雷斯拉开裤子,掏出了他那条已经怒硬的鸡巴,大鸡巴在女警的屁股沟摩擦着,此刻吉尔按耐不住开始扭动着肥白的骚臀,淫浪的说道,“哦……好想……好想……嗯”冈萨雷斯见状奸笑道“贱人,求我肏你,快说。”吉尔此刻被挑逗的极尽崩溃,已然没有了羞耻之心“求你……肏我”冈萨雷斯得意了起来,用力抽打了女警的肥臀一下道“不够有诚意啊,继续求我”女警的骚体的无法抑制被干的冲动扭捏了起来,竟然扭动着屁股摩擦起冈萨雷斯的肉棒,冈萨雷斯对着吉尔的屁股又是一巴掌,吉尔浪叫了起来“哦……哦……求你……求你……肏我……求你……干死我……啊啊啊啊啊……”冈萨雷斯猛的一顶胯,那根怒挺大鸡巴直接捅进了女警肥白的屁股中,只听吉尔一声浪叫,顿时她身上的每一寸浪肉都在冈萨雷斯的每一次大力的抽动下颤抖着,冈萨雷斯伸手抓住吉尔胸前跳动的两只高挺的乳房,像抓住缰绳一样,一边揉搓着一边用鸡巴猛肏着吉尔的骚穴,两片屄肉被粗大的鸡巴抽插的翻动着,随着活塞的进出大量泛绿的淫水被压榨的飞溅出来,两只饱满的乳房在揉搓和药物的刺激下一股脓绿的粘稠汁液从硬挺的乳头出喷了出来,“果然是个骚货,居然都挤出奶来了”,在蔓延不断的高潮中吉尔获得了极大的快感,此时她已经忘我的享受着被奸虐,她媚眼泛白,一条香舌伸出小嘴,挂着一条亮白的津液,喉咙已然发出的只有浪叫淫声,冈萨雷斯的大鸡巴在已经翻江倒海的骚穴里抽插着,吉尔的骚穴紧裹吸附的冈萨雷斯欲罢不能,在吉尔骚穴里屄肉一阵悸动后,在持续十几分钟的猛肏下终于将一股炽热的浓精射进了吉尔骚穴的深处,吉尔也到达了高潮的巅峰,她的蛮腰脊背连同脖颈和头反弓了起来,两条叉开的丝袜美腿绷直了脚背垫起脚尖,反白媚目香舌伸出,喉咙里一声长延迟的浪叫,身体僵直的痉挛了起来,脓稠的淫水一股股从吉尔的骚穴和乳头喷出,在脚下的地面上积成一个小水洼,空气中混杂着淫靡的气味。冈萨雷斯欣赏着眼前被自己肏到崩溃的吉尔淫荡的展示着高潮,不禁淫笑了起来“克里斯蒂警官真是个淫荡的母狗啊”


渐渐吉尔的身体从高潮的痉挛中平复下来,她被反绑着双臂只得弓着蛮腰弯曲上半身垂在半空,两条丝袜美腿也因为虚脱无力支撑身体耷拉着拖沓在地上,她低垂着头整个身体像一个问号悬在半空,性感的身体随着绳子打着转。


冈萨雷斯拍了拍吉尔那丰满弹性十足的骚臀,又抓起她的头发抬起头审视那张已经被快感高潮溢满的俏脸,冈萨雷斯说道“骚货,让你就这么死那太便宜你,你这副身子还蛮骚的。”顺势对两个手下说“这骚货你俩也来试试,想怎么玩都行,玩够了就送她上路”冈萨雷斯两名手下听到老大这么说如临大赦,“谢谢老大”两人凑上近前在吉尔的身上一通揩油,一个手拖着那对饱满的乳房揉捏,一手摸着吉尔的两瓣肥臀和紧裹黑丝袜的丰腴美腿。


吉尔这时的意识模糊,被两个男人在身上一通抚摸后又有些兴奋,呼吸急促呻吟了起来“啊……啊”,一个手下扶起吉尔上身,“真是个美人”在俏脸上舔舐狠劲的亲吻起来,吉尔在亲吻的刺激下有了反应,居然开始迎合,主动和那个手下舌吻了起来,“哦……呜……”喉咙里发出愉悦的呻吟,另一名手下也没闲着,玩弄吉尔丝袜美腿的同时,一手摸着肥嫩软弹的骚臀,当手指游走到了腚眼的时候猛的抠了进去,“啊啊啊……呜呜呜……”吉尔对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没有准备,淫浪的叫了起来,屁股的两瓣臀肉夹紧着向前摇摆,骚穴里又开始湿润了,散发着一股淫靡的骚味,那名手下解开裤子拉链,一根涨挺的大鸡巴露出裤子,他抓住吉尔的两片屁股让鸡巴对准了骚穴,腰眼一挺,大鸡巴顺势一棍到底,吉尔身子突然一紧,好像打开了开关的玩具,跟随着大鸡巴的抽插舞动了起来,前面的男人也不甘寂寞,淫笑道“操,你居然占了先”,“这婊子的屄好爽”另一个手下说道,吉尔被肏的花枝乱颤,脸上带着淫荡的表情呻吟着“好棒……啊啊啊……请用……我的嘴……啊啊……”那名手下听到吉尔提点顿时来了兴致,一揪吉尔捆扎在脑后的发辫,用一条绳子系在捆绑手臂的绳子上,吉尔的头被绳子系住就无法垂下,他把吉尔的头按到自己胯下,拉裤子将大鸡巴对着吉尔已经张开的小嘴插了进去,吉尔这时弯着腰撅着屁股被两个人前后占据着两个孔穴,修长的丝袜美腿撑在地上,那对挂在胸前肥嫩的奶子跟着身体的抽动乱颤着,“啊啊啊……呜呜……啊啊啊啊啊……”吉尔的浪叫声不绝于耳,一边观看的冈萨雷斯用dv拍摄吉尔被奸的过程。


“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只见吉尔身子猛烈的抽搐起来,一阵哆嗦后,两人几乎同时在吉尔身上爆发,脓稠的精液伴着淫水唾液从骚穴,口鼻迸发出来,吉尔在高潮到来时淫叫的声音更大了,随后便恢复了平静,两人把软掉的鸡巴抽了出来,吉尔的身体绵软的吊在那,因为被绳子系住头发,吉尔的俏脸只得仰着,一双媚眼失神着低垂着,俊俏的鼻子下还挂着脓白色的精液,一缕缕脓白色的粘稠液体顺着微张的嘴唇慢慢淌下,挂着丝滴在地上,吉尔依然弓着腰挂着,身子不规律的痉挛着,两条美腿微开露出还在滴着淫水精液混合物的骚穴。


冈萨雷斯让手下拿着dv,自己走到吉尔的身后拍打着肥白的骚臀,看着自己之前还端庄可人的女秘书变成了一具淫荡便器,一边拍打着弹性十足的臀肉一边说道“刚才的一切我都拍了下来,我会把这带子寄给你上司,让他看看这就是勒索我的下场”然后又转到吉尔面前托起她那美丽的下巴狠狠的说道“至于你这个贱人,谁也不会再找到你。”这时电话突然响了,冈萨雷斯看了看,然后对手下说,“你俩看好她,我出去一趟”然后就匆匆的离开。


稍息片刻其中一名手下在吉尔的骚体上又摸索着,“这妞的身材真棒,不多玩玩就这样弄死真可惜,你说是吧”另一个搭腔道“真是个极品骚货,要不再来点刺激的”两人心领神会彼此的意思,一人上前将吉尔雪白的屁股抱住,一人拿出了一个黑色的胶皮棍,顶端是金属,他将这棒子伸到吉尔的屁股蛋上胯间,奶子上摩挲着,“哦……嗯呜……”吉尔感受到了这异物在触碰敏感的性器又开始呻吟,只见当棒子接触到吉尔挺立的房乳房时,一道电弧啪啪的击在敏感的乳头上,吉尔身体猛烈的抽搐起来,那人又继续在另一只乳房上按动了开关,顿时吉尔体似筛糠一样的抖动着,“啊啊啊啊啊啊啊……”吉尔尖叫着,“这还不刺激”那人将棍子的金属头移到了臀缝之间的屁眼,开关一开电光四射,电弧直打的吉尔那娇嫩的腚眼紧缩,肥白的大屁股随着电弧啪啪声淫荡的颤抖着,两人看着吉尔骚体淫荡的扭捏哈哈大笑起来,“让你更刺激一下”说着那人将棍子对着肛门下边的骚穴点了下去,瞬间吉尔大声的浪叫起来“啊啊啊啊啊……好麻……呜呜呜……”她的身体抖动的更厉害,一丝淫水从被电击收缩的阴道里挤了出来,吉尔的两条丝袜美腿此时被打开勉强的撑在地上,上身前倾,屁股掘起,那人拍了拍吉尔的大屁股对她说道“骚货还想要吗”吉尔被高压电击打性器的强烈刺激使淫欲大发,她媚目迷离的淫叫着“啊……啊……干死我……啊……”吉尔边叫边摇摆着蛮腰撅着白嫩的骚臀,像一只发情的母畜,那手下坏坏的笑了笑道“呵呵,那就让你尝尝电烤骚屄的滋味”说着将那黑色棒子对准吉尔都骚穴用力捅了下去,近一尺长的棍子在吉尔的骚穴里没入的只剩下一节棍柄,那人手转动着只露出一小节的棍柄在骚穴里搅拌着,吉尔被插的浪叫起来“啊啊啊……好粗……啊啊……我的骚穴……啊啊……满了……”忽然棍子的开关被打开,一阵啪啪声响起,只见吉尔的骚体剧烈的颤动着,两条丝袜美腿绷的笔直,两片肥白的骚肉随着啪啪声高频颤抖着夹紧,蛮腰向后反弓了起来,两个挺拔的乳房随着身体的颤抖疯狂的弹跳着,在巨大的电流冲击性器的快感下,吉尔臻首后仰媚目几乎泛白,张大着的小嘴香舌翻出,从喉咙里挤出的浪叫一声大过一声,两条丝袜腿乱颤着,肥臀还紧夹着深入骚穴的棍子,整个上身反弓着几乎都要折过来,持续了几分钟,吉尔喉咙里发出的浪叫渐渐变成了呻吟,骚体的颤抖变得不规律,那人嗅到了一股皮肉的焦糊味,他低头看去,原来插着棍子的骚穴冒起来一丝青烟,高压电使得吉尔骚穴里的淫水几乎沸腾,电弧击打烧烤着骚穴周围的皮肉吱吱作响,产生的高温快要把屄肉烤焦了。此时的吉尔呻吟已然成了嘶鸣,反弓的身子僵直着,剩下只有一下下的痉挛。


那人把棍子的开关关闭,吉尔身体依旧僵在那个姿势,扭曲的俏脸上已经在电击的奸虐下失去了神采,伸出舌头的嘴巴里一丝丝香津拉着丝滴沥着,那名手下想将深入骚穴的棍子拔出,谁知痉挛中骚臀肌肉在电击中收紧,电弧击产生的高温让淫水沸腾气化,气体被排出体外腔内产生真空,深入骚穴的棍子被紧紧的吸在了腔内,“靠,这骚货还吃定了这棍子,嵌在她的骚屄里居然拔不出了。”说着又用力的往外拔了拔,另一个手下也过来,一人掰开吉尔紧实的骚臀,一人攥住棍子柄向外用力抽,哣的一声响,吉尔的喉咙嗯了一声,就像香槟打开了瓶塞,那根一尺长的棍子终于从吉尔的骚穴里拔了出来,棍子的端头带出了一堆滑腻粘稠的脓汁还冒着一股骚糊的热气,只见吉尔的还冒着烟的骚穴张大成了o形,一鼓鼓泛绿色浆糊状粘稠的淫脓顺着张大的屄口滑落到地上。两人看着已经昏迷被奸虐的只剩半条命的吉尔,拍了拍她吊在半空打旋的骚体,“这骚货也跑不了何况捆着,我们去喝点”说着两人便出了这房间关上了门。


待脚步声远去,吊在那里刚才还昏迷的吉尔渐渐睁开了双眼,她试着活动了一下手臂动不了,但手指没有大碍,,吉尔吊绑在背后的手指搓了几下,吊着她的那条绳子就断了, 由于被奸虐的缘故,体力有些透支,吉尔的两条丝袜腿发软,半跪在了地上,没几下一只手上的手铐便被打开,还另一只手上的还在,只是这样不影响双手活动,双手解脱后吉尔颤颤的站起身,身上除了双腿的黑丝袜高跟鞋,只剩下被扯坏的衬衣勉强遮体,但已经没有时间再顾忌这些,逃出这里才是最重要的,她蹑手蹑脚的走到了门前,居然没上锁,走廊也没人,吉尔悄悄的没有遇到任何人,终于成功的逃离了这监禁之地。但她逃出后却发现自己不知身在何处,一片荒芜,她拖着沉重的身体朝一个方向走着。


当吉尔走到一处废弃厂房时已是中午,炎热的天气让她体力消耗很大,她知道很快冈萨雷斯就会发现她逃走,为了能尽快脱身她决定先到这地方找找有无其他人可以帮她联系警方,她深一脚浅一脚走进了那座建筑,这座厂房里有很多废弃的设备和管道,高跟鞋敲打水泥地的响声在厂房里回荡,。建筑的深处一些细碎的声音引起吉尔的注意,她幻想能遇到什么人能帮她报警,随即她向发出声音的方向摸去,在一堵墻后,吉尔发现地上除了有几个袋子没有人,她走到近前蹲下查看袋子是否有可用的衣服或其他物品,当她拉开袋子时呈现在眼前的东西让身为警察的她大吃一惊,满满一袋子的现金,她打开另一个袋子则是珠宝首饰,直觉告诉她这一定和犯罪有关,当她刚站起身时面前出现了一个男人,“小姐,你怎么在这”吉尔后退两步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那人抓住吉尔的双手拧到了背后,一只手腕上的手铐被那人将吉尔双手背拷了起来,那人走近了吉尔,吉尔大吃一惊,原来是她早先抓捕过的抢匪—摩根,她吃惊的又回过头同样看到了一副熟悉的面孔在向她狞笑,摩根的同伙—戴克,吉尔的身子一下瘫软了下去,摩根奸笑道“真是冤家路窄啊警官小姐,我进监狱的事情还是拜你所赐啊”吉尔此刻已经无力再反抗,但故作镇定也无法压抑内心的恐慌“你们怎么会在这,你们应该在监狱,怎么……”摩根走近吉尔,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女人,凌乱的秀发下一张惊惶但娇艳的俏脸,没有扣子的破烂白色衬衣遮盖下的一对36c的大奶子露出了大半,从凯敞的领口看下去修长的玉颈挺拔的乳沟平滑的腹部黑色倒三角的耻丘一览无余,光着的翘臀下两条丰腴的美腿还穿着带丝光的长筒黑丝袜,一双玉足上蹬着白色尖头ol高跟鞋,十厘米的细跟勾勒出脚背和小腿紧实的曲线。

摩根目不转睛的看着这眼前的风骚女人,淫笑道“警官小姐,怎么沦落到妓女一样的地步,难道也改行了”说着便上前撩起了仅仅改在乳房上的衬衣,顿时摩根眼睛睁的大大的,一对挺拔的玉乳展现在摩根眼前,已经绝望的吉尔羞臊难当,将美目羞愧的闭上低下头,她知道已经是穷途末路了。摩根伸手摸着吉尔一对丰满的乳房,一双手在女警的身体上游走,吉尔被摩根抚摸着渐渐觉得身体飘忽,头脑中开始一阵眩晕,她心想“难道是那药物又开始发作了,难道要求着这两个罪犯奸淫我吗”,尽管吉尔加以克制但终究不敌药物和爱抚的刺激,她的面颊开始红晕,媚目迷离着,呼吸急促并渐渐的娇喘起来,两颗乳头被摩根捏搓后硬硬的挺着,在她身后的戴克也不放过这揩油的好机会,在吉尔那翘臀上摸了起来,手指游离到臀缝间的肛穴时抠了进去,顿时吉尔娇叫了起来“啊啊……屁眼……恩啊……好舒服……”摩根一只手拖起吉尔的一条丝袜美腿,一边拉开裤子掏出已经硬邦邦的鸡巴在丝滑的丝袜大腿上摩挲着,吉尔的膝盖弯曲着,摩根的鸡巴夹在丝袜腿的腿窝里,吉尔的丝袜腿被摩根腿奸着。背后的戴克也解开了裤子掏出了大鸡巴,在吉尔骚臀间摸索了几下猛的一挺,居然一下捅进了吉尔那紧实的屁眼,吉尔被突如其来的侵入没有准备,大声的浪叫起来“啊啊啊啊……屁眼破了……呜……”戴克扶着吉尔的腰肢开始在她的肛道里耕耘了起来,吉尔被鸡奸的声声淫叫着,摩根见戴克得了先机自然也不肯落后,但他没有直接去肏空着的骚穴,而是一拽吉尔的头发,把她的头按在了胯下,对准她那小嘴插了进去,两个人一前一后奸淫着吉尔,一身骚肉随着碰撞啪啪作响。


此时冈萨雷斯已然发现吉尔不见了踪影顿时大骂两个手下,并急忙驱车在四处搜寻女警的踪迹,冈萨雷斯心想“该死,一定要找到这骚货,否则我就完了”,其中一个手下突然发现在脚下的地上有一摊粘稠状物呈绿色,冈萨雷斯大喜,随即让手下搜索附近还有没有这种痕迹,他知道,这是吉尔在媚药刺激下骚穴里流下的淫汁,而且荧光绿是那种淫汁的特征,只要顺藤摸瓜就可以找到吉尔,吉尔经历了那一夜的奸虐,相信体力不支也跑不远,冈萨雷斯顿时信心百倍,嘴角也露出得意的奸笑。


在不远的地方,两名劫匪正在享受着吉尔那淫荡的身体,戴克坐在台子上,吉尔叉开两条丝袜美腿坐在连接她已经被肏的已经翻出肛穴的屁眼的大鸡巴上,屁眼前的骚穴微张着阴唇,穴内淌出一丝丝脓绿色的淫汁顺着穴口滴沥到地上,她双手拷在背后前倾着上身,两个软白的大奶被戴克攥在手里,头被前边的摩根贴再胯下,嘴里含着摩根的大鸡巴深入她的口琴直深入到食道,玉颈的轮廓随着口中的鸡巴变粗变细,吉尔媚目迷离着喉咙只发出一些微弱的淫声,良久之后伴随着一声淋漓的闷叫,摩根在插进深喉处将一管脓精射进了吉尔的食道,而另一边的戴克却已然力度不减,还在挺动着鸡巴上插着的吉尔,摩根从吉尔的口中抽出射完精的鸡巴,吉尔的口依然保持着张大的状态,一缕缕脓白的精液顺着嘴角流沿着下巴溜了下来,一双媚眼迷离着表情格外淫荡。吉尔的嘴巴被解放出了,发出一声声淫荡的叫声,“啊啊啊啊啊……屁眼……呜呜呜……好涨……呜呜”,站在一旁的摩根对戴克说道“不亏号称北町种马,这么久居然还战力不减,这骚货的屁眼都快让你给肏烂了,我认输了”,还在干着吉尔的戴克让吉尔靠在自己的身上,将吉尔两条丝袜腿抱起来,让自己的腰得以休息,托起的吉尔的身体在大鸡巴上继续套弄着,“哦哦哦……好棒……哦哦……要死了……哦哦……啊啊啊啊啊……”吉尔的浪叫声一声紧过一声,她的身体在戴克有力的手臂的托举下快速的在挺立的大鸡巴上上下滑动,她背贴在戴克的胸口,臻首歪斜,美目已经泛白,舌头香津飞曳突出唇外,一对肥大的乳房随着身体上下淫荡着甩着,鸡奸屁眼带来的另类刺激着高潮,只见吉尔绵软的上身一紧,脖颈后仰,脊背反弓起,翻动着的两片屄肉猛的收缩,哗啦一声像开闸一样从翻开张大的穴口喷出一大股粘稠泛绿的脓汁,伴随着屁眼内大鸡巴的高速滑动,一股股脓汁像不间断的水管一样从吉尔单玩骚穴里流出,哗啦哗啦的溏了一地,“啊啊……呜呜…要…死了……啊啊”高潮过后的吉尔像烂泥一样的歪在戴克的胸口,双眼开始失神,舌头挂着香津还在嘴巴外耷拉着,两条被打开撇开的丝袜大腿还托在戴克有力的手里,此刻的吉尔低吟着像个充气娃娃一样的被不停歇的戴克肏着屁眼,良久后瘫在那的吉尔突然像中枪一样的剧烈的抽搐几下,然后就恢复了瘫软状态,戴克放下吉尔一条绵软的丝袜腿,用手在吉尔肥白的奶子上狠抓了一把,将大鸡巴从被肏的已经外翻的屁眼里抽出来,一股脓白泛黄的粘稠液冒着热气顺着已经合不拢的肛道里滑出挂在外翻的屁眼上。吉尔身子瘫软的仰着倒在戴克的身边,上身歪斜头垂到地上,俏脸上表情虽然木呐但依旧是刚才高潮时的状态,淫荡诱人,虽然仰躺但两个柔软的奶子依旧高挺,蛮腰下肥白的屁股前撅着,两条进裹着黑丝袜的美腿岔开着,一条无力的伸着,一条微曲耷拉在地上,张开的美腿让吉尔胯下袒露着一片狼藉的骚穴和无法合拢的屁眼,被干昏厥过去的吉尔剩下的只是一下下的抽搐。两个发泄了兽欲的劫匪看着瘫在那里姿势依旧淫荡的吉尔,“摩根,这骚货怎么办,她还是个警察”,戴克问一旁的摩根,摩根走到吉尔身前蹲下,用手抓住一只肥白的奶子玩弄揉捏着“她之前还我们坐了那么久的监狱,要不是脱人花了大笔钱我们还出不来”说着摩根一只手揪起吉尔的乳头猛掐了起来,“啊啊啊……呜呜……”昏迷的吉尔在这刺激下浪叫了一声,现在的她已是待宰的羔羊,等候着对自己最后的处置,戴克拎过一条丝袜腿,抚摸着丝袜和紧实腿肉结合的完美手感,紧束的袜股带在丰腴大腿上勒出白花花的腿肉让黑丝袜和肥白大腿的交界对比更显得淫靡,戴克的手抚摸着吉尔穿着高跟鞋的脚背到小腿,大腿到臀跟,完美的曲线勾勒出吉尔丰腴而紧实的一双美腿。戴克说道“看来已经不能让这骚货警官再活在世上了,可惜了这么爽的身体”,“时候不早了,买货的家伙已经到地方了,这地方也不安全,干掉这骚货。”


一条绳子穿过上方的管道垂了下来,一头打了一个绳套,绳套下垫了几个破箱子,摩根和戴克将瘫在地上瘫软无力的吉尔揪起来架到了那刚搭好的“刑场”边,戴克扶着软踏踏的吉尔在扁木箱上木箱上站好,摩根将绳套套在吉尔修长的玉颈上把绳结扎紧,吉尔感到自己危在旦夕,从淫靡的神情中微微清醒了些,但已无力挣扎,她用求饶的口吻对劫匪说“不……不……别杀我……你们对我做什么都可以……不要杀我……”戴克拍了拍吉尔弹性十足的屁股蛋子笑道“当年威风八面的女警官竟然向我们两个坏人求饶”,摩根把绳子的另一头栓好,脖颈到架梁的长度只刚刚够让吉尔踮起脚尖站在矮箱,摩根拍了拍吉尔惊恐但不失风骚的俏脸,顺着脸颊到玉颈,乳房,蛮腰,小腹,直至耻毛下粘糊糊的骚穴和屁眼,揉捏了几下肥嫩的骚臀,沿着臀根摸到丰腴的包裹黑丝袜的大腿,紧实的小腿,纤细的脚踝,穿着高跟鞋的丝袜脚,猛地一下将吉尔脚下唯一支撑身体的木箱抽到了一边,没有了脚下的支撑,吉尔背吊着的身体一沉,脖颈上的绳套顿时勒紧,阻断了呼吸空气的唯一入口,她被拷在背后的双手挣扎着抓挠,似乎幻想抓到一根救命稻草逃过一死,两条丝袜美腿在空气中蹬踏着,虽然离地仅仅十几厘米,正是这要命的距离让她一步步消耗已剩不多的生命,吉尔被绳套锁住喉咙无法呼吸,极度缺氧让她的嘴巴大张着伸出舌头试图抢夺一丝空气和活的生机,但都是徒劳,她的俏脸被憋的潮红,反而比发情时更加风骚娇艳,媚目被勒的睁的大大的,眼珠子朝上翻白着。站在一边的两个劫匪欣赏着吉尔吊在绳子上的死亡之舞,摩根看着吉尔吊着的骚体刚射没多久鸡巴又开始充血,顿时来了兴致,掏出已经怒挺的鸡巴,分开吉尔还在无力蹬踏的两条丝袜腿,把直硬的大鸡巴直接捅进了吉尔的骚穴,濒临窒息的吉尔被人突然托起,仿佛出现了一丝活命的希望,她竟然主动的迎合着摩根在她的骚穴的戳插,两条丝袜美腿盘在摩根的腰上,好让自己被吊着的脖子能松一些可以喘口气,吉尔被肏的身体乱颤,两条丝袜美腿盘着摩根的腰上下涌动着,与其说是摩根在挺动倒不如说是吉尔自己在站立的摩根身上主动抽动着肥白的骚臀,让摩根挺立不动的鸡巴在她的骚穴里抽插,吉尔略带哭腔的祈求着“啊啊啊……请……请不要……不要……杀死我……好吗……嗯嗯……想怎么肏我……啊啊…都可以…请不要……杀我……呜呜”吉尔更加卖力的用骚穴在摩根挺硬的鸡巴上蠕动着 ,一面她像个卖骚的妓女一样 ,用力甩动着肥白的屁股蛋,一面晃动着自己两个挺拔的奶子,摩根用牙叼住一只乳房硬硬的乳头,吉尔被疼痛和快感双重刺激下浪叫声愈发高亢起来,泛着红晕的俏脸上带着讨好的媚笑,“啊啊啊……您好棒……啊啊啊……我的小穴……要被肏烂了……啊啊啊…请射在我的骚穴里……啊啊……求您……啊啊…”摩根享受着吉尔的主动服务和挑逗很快就缴械了,一股浓精顺着骚穴滴淌下来,那两条紧裹黑丝的美腿已然盘在摩根的腰间不肯放开,淌着精液的骚屄还在努力的吮吸着摩根那射完后渐渐软下来的鸡巴,摩根在吉尔的大屁股上拧了一把奸笑道“真是个卖力的骚货,技术还真不赖,但是你必须死”,吉尔媚眼风骚的求饶道“请别杀我,我什么都愿意作,哪怕作性奴,请别杀我好吗……”摩根摩挲着她的大白屁股和进裹着丝袜的大腿,看着吉尔那副风骚的样子,朝已经在吉尔身后拉开裤子的戴克递了个眼色,戴克把已经硬的像根粗大树枝的大鸡巴对着吉尔还没有合拢的腚眼狠狠的戳了进去,“喔喔哦……”吉尔毫无准备,身体被突刺进肛道的大鸡巴顶了起来,两条盘在摩根腰间的丝袜骚腿颤抖着松开了,摩根闪退了几步,只见吉尔背后的戴克抓着她的一对丰肥的奶子猛拽起来,那对玉乳要被撕裂一般被戴克拽着,没了支撑的吉尔瞬间堕入窒息的深渊,戴克拽曳着乳房加重了身体下沉的重量,脖颈再次被绳套锁紧,窒息感让吉尔的俏脸憋的泛红,双眼睁大着舌头爆出嘴唇,被绳圈紧收的喉咙只剩下了咯咯声,再也发不出其他声音。戴克的大鸡巴猛烈的冲击着吉尔的肛道,撞击着吉尔肥白的骚臀啪啪作响,两条丝袜骚腿此时再也找不到可以支持的地方,在半空无力的蹬踏着,没多久,吉尔的身体开始抽搐,她的瞪大眼珠翻白的美目渐渐开始变得无光,伸出的舌头抽搐着,绳圈死死的箍住脖颈,深深的陷入到了肉里,发出咯咯的脆响已经进不去一丝空气,一对玉乳被揪在戴克的大手里拽曳着,肥白的屁股贴着戴克,被肏的翻动的肛肉里夹着戴克那坚硬如木桩的巨屌,两条黑丝美腿没有了挣扎的力气,变成了一下下绵软的踢踏,戴克依然狠狠的肏着吉尔的肛道,她的意识一点点被吞没,但身体的性高潮却很诚实,她的骚穴随着开合涌出一缕缕脓稠的淫汁,渐渐吉尔的身体不再因窒息而扭动,吉尔的她身体被大鸡巴挑着,她的骚臀向后撅着,乳房被拽着使身体前倾,两条丝袜美腿微微岔开直直的垂着,锁住脖颈的绳套勒的越来越紧,一声清脆的咔嚓声,随着喉骨碎裂的响声,吉尔半空的双腿猛的蹬直,然后松垮了下来。等到戴克把一股浓精灌进吉尔的直肠时,吉尔早已经断了气,她肥白的屁股撅着还戴克那刚射完没有完全软下来的巨屌上,一双丝袜腿绵软的耷拉着,肥白的奶子依然挺立,绳圈还勒着拉长的脖子,美丽的臻首歪挂在一边,俏脸潮红一双睁大翻白的美目已失去了光彩,伸出小嘴的香舌也成了暗紫色,挂着缕缕的香津。


戴克将鸡巴从吉尔已经外翻的肛道里抽了出来,吊着的身体失去了支撑点直挺挺的吊在脚尖离地只有十公分的半空,一旁的摩根嗅到了一股尿骚的气味,他看到一缕黄色液体从吊着的吉尔下体私处漏了出来,沿着肥白的大腿,顺着裹着黑丝袜的小腿流过高跟鞋的脚尖流到了地面,“哈哈,这骚货还尿了”摩根大笑着说道,他摸了摸还吊在那里的吉尔的脖子,“这骚货死了,戴克,走吧,耽误的够久了”。他们收拾了装着赃物的包,吉尔的艳尸直挺挺的吊着,随着被拧劲的吊绳慢慢的打着旋,摩根走到还在吊着的吉尔的尸体,摸了摸吉尔挂在胸前的大奶子,拍了拍肥白的屁股蛋子,又拎起那裹着黑丝袜的修长美腿,然后掏出手机对着这悬吊着的只穿着丝袜高跟鞋的艳尸按动着快门,从各个角度拍了艳尸的特写,两名劫匪离开这里,吉尔的尸体被吊着遗弃在了这废弃的空旷厂房里。


另一边的冈萨雷斯和他的手下找来了一条猎犬沿着路上滴沥的淫汁散发的气味搜索着,一声闷雷低沉的在满天的乌云里传来,暴雨将至,冈萨雷斯无奈暂时停止了追踪。顷刻密集的雨点从天倾泻而下,顿时大雨倾盆。


“该死,老子刚出来就下大雨”一个衣服脏兮兮的男人抱着脑袋跑进野外一座废弃的建筑里,外边的雨没有要小的意思,反而愈发的大了,只见此人把被在背上的一个袋子扔到了地上,看了一眼大雨滂沱的外边,又扭头瞅了瞅背后空荡的建筑,这是一个废弃的厂房的机房,管道线路盘根错节交织着,这人估摸雨还的下一晌,在这避雨也无事可做就沿着走道往里溜达看看能找到什么值钱的东西,他是个流浪的拾荒人,一天到晚居无定所靠捡拾废品为生,今天偶尔转到附近赶上天降大雨,拾荒人的某种感觉是很灵敏的,他们往往能嗅到常人感觉不到的气息,这对他们的生活来说也是种技能,能靠这本事能刨到一些能卖钱的吃的用的而活下去,而今天他的这种技能则给他带来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他漫无目的的在厂房里游荡翻找着,不经意间一些细碎的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凭经验他听出是老鼠扎堆的声音,老鼠扎堆往往代表有食物或其他的东西,他试着追寻老鼠的踪迹看看能捞到什么,在光线昏暗的厂房里垫着脚悄悄的靠近发出老鼠声的地方,当他走过那转角时,眼前呈现的景象让这拾荒人着实的吃了一惊,一个光着的大白屁股直愣愣的挂在面前,他被吓的先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拔腿就来时的方向跑,他跑出没多远又站住了,定了定神,他心想两天没吃什么东西总不能空着手回去,随即扭头又回去打算探个究竟,他轻手轻脚回到刚才那个转角处,忐忑的四周看了看,确定只有自己踏实了些,好奇战胜了恐惧,他再次仔细看眼前的状况,眼前的不远处,挂在那里的的确是个人,只是那人背对着他,所以只能看到两瓣白花花的大屁股,一阵穿堂风吹过,那吊在那的大白屁股随着风摇摆不定,他壮着胆子走到近前,当他看清楚眼前的情景时惊呆了,一阵风吹得这挂在眼前的白肉打着转缓缓的把那艳尸的全貌展示给拾荒人,眼前吊着的是一个几乎赤裸的女人,女人脑袋歪着,一双瞪大的双眼翻白,高俏鼻子下的小嘴微起嘴唇,一条有点发紫的舌头耷拉着,修长纤细的脖颈被条从高处扯下来的绳子捆着,当目光滑到胸口的那对挺拔肥白的乳房时,拾荒人被这胸器深深的吸引,他只在av上和色情小广告上见过这么大的,今天却以这种邂逅方式式饱了眼福,而拷在背后的双臂让女人都胸脯更挺拔了,蛮腰紧实却不失柔美,平滑的小腹下一丛倒三角的草丛乱蓬蓬的,还沾着一些白白的粘稠物,两片肥白的屁股蛋子软弹翘凸,雪白结实的大腿上黑的长筒丝袜延伸至匀称的小腿一直包裹住穿着白色高跟鞋的脚上,朦胧的轮廓和丝滑的质感衬托出两条修长的美腿,两条丝袜美腿微岔开脚背绷直垂在离地不到十厘米的地方,眼前穿着风骚吊死的艳尸让色心大发的拾荒人顿时战胜了心底的恐惧,他低下身伸手摸了摸两条耷拉着的丝袜腿,还略有些温度,并不僵硬腿肉在丝袜的紧裹下丝滑柔软,他被这顺滑的手感和朦胧的质感吸引,两只手上下随着腿肉起伏的曲线圆周在美腿上游走着,“原来女人的丝袜摸着这么爽”他边摸边自言自语道,女人吊挂的身体被拾荒人撩拨着打着晃,他抓了抓女尸丰满弹软的屁股蛋子,“这大屁股真软,又白又肥,城里人的女人真会保养”边说边拍打着女尸的屁股,他扶着女尸的胯部让吊着的身体翻了个身,他的手贴着圆润的大腿根游走到女尸的胯下,摸了一手湿嗒嗒的东西,他把手抽到眼前,手上沾了一些粘糊糊的液体,放鼻子下闻了闻带着一股子腥骚,这人非但没觉得污秽反而像被这气味陶醉一样,他在女尸的大腿上抹了抹手上的黏液,用手扒开微岔的两条丝袜美腿,仔细的瞧着女尸那狼藉的秽处,只见两片屄肉红肿着外翻,使得中间的骚穴像张开的嘴一样张开着,后边的屁眼那圈肛肉像开花似的翻开成鸡蛋大小的一个o型的圆窟窿,两个秽穴满是混浊黄中带着绿的黏液,他用手指抠了抠骚穴的两片阴唇,“屄都养的这么肥,一定是个骚货”他说着把手指伸进大张的骚穴里,手指刚伸进半指一股粘稠的脓汁便顺着手指流出来沾了一手,顺着手又滴沥到了地上带着一股腥骚味在空气中飘散开,拾荒人在骚穴里抠了一会,把手抽回来笑道“这骚货被多少人肏过才装的进这么大一罐子骚水”,在女尸的屁股蹭了蹭,他仰脸瞟了眼前胸挂着的两座肥白的乳峰,


“这娘们的身子还温着,估计是刚断气没一会,还真是第一次见这么大的奶子”,说着两手一手一只的把两颗玉乳攥在手里揉捏了起来,两只奶子被不懂怜香惜玉的拾荒人狠狠的揉捏着变的扭曲,他一手'抓住乳房的根把乳房托起,挺立的乳头被送他的嘴里吮吸了起来。他打量着女尸侧着的脸,托住女尸的下巴端详起来,不像其他的吊死鬼那样发青紫,而是面色潮红,高鼻梁,一双漂亮的眼睛瞪大着翻着白眼,一张小嘴张着,紫黑的舌头在嘴唇外挂着,虽然表情还是死时的样子,但却是一张标注的美人脸,拾荒人这四十几的年纪除了年轻时候上过几个营养不良的柴火妞,没机会碰到这样的,他没想到今天会有这样的运气能碰上这样的好事,他被身边这美艳风骚的女尸撩拨的欲火焚身,用随身的小刀把吊绳割断,女尸直挺挺掉落到地上仰面倒在他的脚边,只留下了光秃秃的绳圈扎在脖子上,他解开裤口,将已经硬挺的黑乎乎的鸡巴掏了出来扑到了倒卧在地上的艳尸身上,他拎起一条丝袜美腿抱在怀里,胯一下的巨屌对准骚穴的两片肉间就是一挺,拾荒人摆动着腰狂肏起这已经死了几个小时的女尸,他平压在女尸身上,手里抓着女尸的两只奶子,又把嘴贴在女尸风骚的俏脸上亲吻舔舐着,他把舌头伸进女尸那性格的小嘴里搅动着,一面下身的鸡巴在骚穴里猛烈的抽插着,猛的身子一哆嗦,一股浓精射进了女尸的骚穴,他从女尸身上爬起来坐在那,“太爽了,这骚货的屄死了还这么爽,活着岂不是要把我送上天了”拾荒人看着瘫在一边的女尸说道,只见女尸头歪在一边,手臂在背后拷着压在腰下,虽然胸部微仰两个乳房却还挺立着,两条丝袜美腿撇开着,一缕脓稠的黄白液体顺着大张着的骚穴流出来淌在地上,有些匆匆了事的拾荒人精神紧张使得自己有些筋疲力尽,他射完趴在依然柔软的女尸身上沉沉的睡着了,没多久他慢慢的恢复了点体,他看着眼前着副美艳性感的裸尸不禁想“这女人怎么会死在这个地方,难道是被仇家追杀”,他把女尸上身扶起让尸身坐起,他坐下从女尸背后拥抱着,双手抓在尸身丰满的乳房上揉搓着,女尸虽然死亡时间有五六个小时,只是没有温度,但并不僵硬,皮肤除了有一些苍白外保持着生前的弹性。女尸贴靠在拾荒人身上,女尸依然耷拉着头,挺拔柔软的酥胸在一双粗糙的手里被捏揉着变形,拾荒人亲吻啃咬着女尸歪着的玉颈,“小宝贝,你太美了,再多服侍服侍大爷我”,说着他一搂女尸的小蛮腰将尸身抱起,让女尸的屁股对着自己已经硬直的大鸡巴插了下去,大鸡巴没遇到任何坎就戳进了那个黏滑的洞穴,拾荒人感到自己的鸡巴被包裹的更紧实,比刚才还爽,顿时喜出望外,搂抱着女尸又肏了起来,拾荒者的大鸡巴上下抽插着女尸的屁眼,那被撑开的肛肉翻动着包裹着中间那根肉棍,他掰开女尸的两条丝袜美腿,一手抚摸着紧裹在黑丝袜里的肥白腿肉,另一条腿架在他的臂弯处,而他的手绕着丝袜腿抓住了一边的乳房揉搓着,整个女尸被搂在怀里托起在那根硬直的大鸡巴上上下滑动,两只穿着高跟鞋的脚随着身体上下摇曳着,在肛道里紧实的快感下拾荒人着实的爽了一把,他搂着怀里那香艳的黑丝美尸在坚挺的大鸡巴快速的上下抽动着,女尸被扒开翘着的两条丝袜美腿绵软的像枝条一样摇摆着,两个肉体交杂在一起良久,似乎拾荒人觉得有些累了慢慢停了下来,但他依然还硬挺的大鸡巴还深深被女尸被肏的外翻的屁眼紧紧的裹在肛道里,他把住女尸的两条腿把尸身端了起来,随手撂在了身旁的地上,那具美扑通在地上翻了个滚侧躺在那,一条腿蜷着,一条腿微曲的岔着,两腿间的两个骚穴张开着,那刚被爆虐的屁眼已经被撑的变成了一个大窟窿,拾荒人坐在一旁,掏出袋子里的一个酒瓶子仰起脖子咕咚咕咚的饮了一阵,用手意犹未尽的在女尸的一条丝袜腿上抚摸着,他瞄到了女警那风骚的俏脸,他掰着女尸的下巴,拽了拽那条伸出嘴唇的香舌,“还没被女人舔过鸡巴,就拿这小骚货的嘴来来回荤吧”说着他拽着女尸的头将尸身拉了过去,那丰腴的尸身双臂反在背后趴在拾荒人的胯下。他坐下抓起女尸的头,一手捏住女尸的下巴,把那根挺硬的大鸡巴插进了女尸那吐着舌头的嘴里,拾荒人捧着女尸的臻首,那小巧的嘴里含着那粗大的鸡巴滑动着,大鸡巴直接深入了女尸的喉管,脖颈的轮廓随着鸡巴插进喉管变换着粗细。女尸的嘴巴被拾荒人的大鸡巴深爆着,两条丝袜美腿岔开着平趴在地上,被揪着头昂起的上半身反弓,两颗丰满的奶子在胸口晃颠着,许久后一声如释重负般的声音,一大股精液被粗大深入喉管的鸡巴直接输进了女尸的胃里,拾荒人低头看着依旧含着鸡巴的女尸的脸说道“小骚货,吃饱了我的宝贝,再给你上点汤水化化食吧”,说着就着女尸的嘴又把一股腥骚味的尿灌进女尸的肚子,方便完后他将女尸的嘴从鸡巴上拔下来,绵软的尸身趴倒在地上,一缕泛黄带着脓白的尿汤顺着微张的嘴角流淌了一地。拾荒人拍了拍女尸那肥白翘弹的屁股蛋子,“这骚货身上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扔着就这么烂了也是可惜,干脆……”拾荒人俯下身将女尸翻身然后抱住腰往肩膀上一扛站起身来,拎起来时拿的那破袋子朝扛着这性感的女尸朝来时的方向走去。


雨已经停了,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拾荒人扛着女尸走到了几公里到了一座废弃的农村农舍,他把女尸卸下半躺半坐靠在草垛边,然后起身点了灯,女尸两腿岔开倚靠在草垛上,拾荒人抚摸这那两只丰满挺拔的奶子,手顺着蛮腰和臀胯的曲线摸到还裹着丝袜的美腿“这骚货的一身骚肉凉透了,得在没僵的时候收拾收拾才能干干净净的”,他拿了一个长条的凳子一样的架子放在一边,用两块砖垫起一头的支脚,使得架子一头高一头低,回身抱起女尸让让尸身撅着高翘的屁股伏在架子上,他拿出一把刀一手拎起女尸的头发,女尸娇俏的脸上依旧是风骚的表情,似乎在向拾荒人说,来干我吧。拾荒人拿刀在女尸的玉颈上比了比,找准了一个位置将尖刀猛地刺进脖颈娇软的皮肉,顺着划开了咽喉,一股暗红色的血液缓缓的从切开的脖颈处涌出,虽然死了没多久,但是血液早已经不流动,并不像活人放血那样从颈动脉迸射,拾荒人拿了一个木桶放在女尸扒着的架子下,从切口一缕一缕的血浆淌到斜的架子上流到下边的桶里,拾荒人似乎觉得血放的有些慢,他找来一根木棍,将女尸的两条丝袜腿打开用绳子把脚踝捆在棍子上呈一个三角形,之后将岔开的两只脚踝吊起,让女尸的下身抬高,他找来绳子扎到撑在女尸脚上的木棍中间,一头在被手铐反拷弯曲叠着的小臂上捆了几圈,他揪住女尸脑后的发辫一拽用绳子扎住,然后他把那架子从女尸身下抽走,尸身被倒挂了起来,女尸两条被捆扎在木棍上的丝袜腿直直的岔开着,因为从上方延伸下来的反绑手臂和发辫的绳子收紧,女尸的上身被绳子拉的反弓了起来,女尸的头被捆着发辫的绳子揪住使得臻首后仰,拾荒人想着这样从脖颈流出的血就不会把女尸俊俏的脸弄得血污不堪。尸身倒吊使脖子上的切口涌出了比之前更多的血液。拾荒人围着这倒吊放血的女尸欣赏着,俊俏的面容,饱满的奶子,肥白的屁股蛋子,圆润饱满的两条丝袜美腿,张开合不拢的屁眼和骚穴,除了渐渐惨白的肤色其他依旧性感动人,眼前的这异乎寻常的艳景让拾荒人胯下又硬了起来,他扒开女尸岔开倒吊的两条丝袜腿,把怒挺的大鸡吧戳进了女尸的骚穴里搅动了起来,倒吊的女尸在一下下的抽插下抖动着,颈中的残血随着每一次颤抖从切口飞溅散落一地,渐渐的从流淌变成了滴沥,最终只是渗出暗红色粘稠的血滴。拾荒人在女尸骚穴内再一次爆发后,倒吊着没有血色的尸身恢复了平静。拾荒人歇息了片刻,出门找来了一只大盆放在女尸身下的地上,他蹲在了女尸前就像一个屠户再看一口待分割的猪一样,,拍了拍女尸两片弹性十足的屁股蛋,又掐了掐那对依然柔软的乳房,“嘿嘿,这身骚肉至少能吃好几顿,比吃那些山珍海味,这谁也没这口福吃美女肉。”说着他摸了摸女尸的肚子,把刀子捅进了女尸平滑的小腹中间,然后顺着肚脐一线竖直的向胸口划下去,随着刀刃划过的咝咝声,红色肌肉带着橘黄色皮下脂肪的软嫩的腹肉向两侧翻开,女尸肚子里的一挂肥肠顺着被打开的切口涌出了腹腔,拾荒人的刀子从小腹一直切到女尸的胸骨下,给女尸来了个大开膛。因为女尸已被放血,切口只有少量的渗血,他把一手伸进女尸被破开的腹腔里往外拽着滑溜溜的肠子,一手用刀在腹腔里把粘连的组织剌断,让五脏六腑都从腹腔壁上分离,女尸粉白的小肠和大肠顺着被破开的肚子流到下边放着的盆子里,拾荒人在女尸肚子里翻腾了一会,把刀叼住,腾出手在直肠上用一根细绳扎住肠头,然后在另一头找到胃和食管连接的部分再用细绳扎紧,拿刀在被扎紧的两头一划,女尸腹内的胃连着肝胆和肠子完整的掉进下边的盆子里,接着又取下了女尸的两颗腰子,他并没有破开女尸的胸部,而是顺着摸到胸腔内用刀子分离了心脏和肺,用手把肺叶连带着一颗暗红色的心脏从胸腔里拽了出来,扔到了盆子里。这被掏净了五脏的艳尸像一个开了口的肉口袋一样倒挂着,暗红的肉,黄色的脂肪,被剖开的肚皮外翻着只剩了空荡荡的腔子,红肉和肌肤的对比更显得惨白,拾荒人看着那一盆的内脏,把满是血污的刀在女尸肥白的屁股蛋上蹭了蹭“老子当年干的就是杀猪的营生,尤其是收拾这种死猪,被人举报罚了个倾家荡产,幸亏我跑得快要抓住了就得下大狱,要不也不会落到这荒郊野外。”他扒开女尸的腹腔伸手在小腹里掏着什么,只见他抓到一块鼓鼓的东西用刀子慢慢的剔着,没一会他用手揪住切口提溜着,把那血糊糊粉红色的东西从女尸的腹腔里取了出来,手一滑那东西掉到了脚下的地上,一团浓稠黄中代绿的浓稠液体从那东西里迸了出来,这是女尸被灌满精液的子宫。
拾荒人提了一桶水来清洗着女尸红彤彤的腔子,他清理着女尸肚子里的血污和碎肉手法很娴熟,片刻女尸的腔子里被收拾的干干净净。他架起了一口锅点烧了一锅水,把挑出来的几样女尸零件扔锅里煮来尝尝,只听见门外传来一阵狗吠,只见几个人带了两条狗走了过来,拾荒人起身刚要问“你们干什么”顿时觉得一抖,只见一把刀已经扎透了他的胸口,他连哼都没哼一声就倒在地上死了。


来的人正是冈萨雷斯和他的手下,他们搜索无果正准备无功而返时,女尸的骚味和锅里煮着的内脏的腥味让两条猎犬兴奋起来,顺着气味冈萨雷斯一伙跟着来到了这偏僻的农舍。


眼前情形的又让他们大吃一惊,一天前还风骚性感的女警察吉尔克里斯蒂,现在像宰杀过的猪肉一样挂在他们面前,一双还穿着高跟鞋的脚被绑住脚踝在木棍上吊着,两条黑丝袜包裹的圆润美腿笔直的打开着,反绑的手臂,反弓起的身体,被揪住辫子仰着的俏脸,只是光滑平坦的肚皮上从小腹到胸口一道骇人的大口子敞开着,腔子里泛着暗红色被掏的干净净,只见那两条猎犬发疯似的冲向那只大盆,如获至宝一般的争抢起从盆里扯出来的一段肥肠。冈萨雷斯从惊愕中缓过神来,看着眼前他们苦苦搜寻的人变成了砧板上的肉,茫然的打量着依旧风骚的丝袜艳尸,他先指挥手下去开车过来,把吉尔的尸体解下扔进车里,他们放了一把火把这农舍和死掉的拾荒人烧掉毁尸灭迹,然后几人开车消失在荒野的暮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