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岛公媳实验番外暗黑版】(14-19)
作者:性与情
字数:15853


第14章



“难道我看错了?”林冉心里一惊,不由得愣了一下嘟囔了一句,他用手在那个液晶屏幕上擦拭了一下,结果倒影还是没有变,而且里面的人脸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那个人脸怎么擦拭也擦拭不掉,林冉还是不敢相信,拿手抚摸自己的脸,而屏幕的倒影中,那个人也在抚摸自己的脸,和自己的动作一模一样,林冉终于确定,现在看到的倒影就是他自己。

“扑通……”林冉顿时脚下一软,瘫坐在了地上,不锈钢的桌子立在眼前,反射的倒影比液晶屏幕还要清晰,林冉看到现在自己的样子,也不由得更加清晰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回这样……”林冉看着不锈钢中自己的样子,口中不断的嘟囔着,同时用手抚摸自己的脸,使劲的揉搓,他怀疑尼莫是不是在和自己开玩笑,给自己带上了什么人皮面具,但脸上的感觉是那么的真实,这是自己真实的面容,林冉又拉开自己的病服,看着自己身体的肤色,终于确定了,这不是玩笑,这是真实的。

“尼莫,你给我滚出来,你给我解释清楚,尼莫,你这个臭婊子……”

“尼莫,你死了吗?你给我滚出来,你他妈的不得好死……”林冉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环顾四周开始大喊大叫,歇斯里底的咒骂着,几乎把他所有会骂人的词语都骂了出来,这几句话是他自从出声以来骂的最难听的一次了。
“尼莫,我……&%#¥*##@#%¥%”

林冉最后骂的没有了力气,躺在地板上不断的休息着,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最后实在受不了此时的压抑,躺在地板上忍受不住哭泣了起来。如果此时尼莫过来和他解释一下,或者让他骂几句,他都会好受不少,但尼莫就是不出现,他现在几乎是有力没处使,什么都发泄不出来,只能大哭一场。此时在另一个房间里,尼莫拿着红酒轻轻抿了一口,看着屏幕中林冉躺在地板上哭泣的身影,尼莫眼中闪过了一丝不忍,叹了一口气,但不久就转换为了坚定,还有一丝狠意。而尼莫的房间里,此时不只有尼莫一个人,还有一个人,这个人穿着大褂,头上带着帽子和口罩,根本看不到他的样子,但是他的穿着却是那么的熟悉,这个人就是那天出现在林冉病床前,抚摸林冉脸庞的人,此时怎么会出现在尼莫的身边呢?

“时间差不多了,该你出场了,记住,别把事情办砸了,否则我会让你回到你该去的地方……”尼莫把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对着身后那个神秘人说道。

“是……”那个人听到尼莫的话后,身体猛然哆嗦了一下,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似乎显得有些害怕尼莫,赶紧回应道。尼莫向后摆了摆手,那个男人识趣的退出了房间,随着房门关闭,尼莫看着躺在地板上哭泣的林冉,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眼中带着坚定和狠意,尼莫似乎又回复到了从前。

“亲爱的,你理解不了我对你的心,你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会真正的在乎我呢?”尼莫的手隔着屏幕抚摸着里面的林冉,原本的坚定和狠意,此时转换成了柔色,说着说着,眼中竟然涌出了泪光,显得十分的伤心,这就是尼莫,喜怒无常。

林冉躺在地板上哭泣了很久很久,最后哭的没有力气了,就那么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睡着了,他太累了,身体累,心也累,也哭累了,就那么睡了过去。在睡过去的最后一刻,林冉心想着如果就这么被冻死在地板上,也不错了。只不过不知道过了多久,林冉就感觉到自己被移动到了床上,身上盖上了被子,原本冰冷的感觉瞬间消失,被温暖取代。尼莫来了?只是等林冉睁开了眼睛,却发现是两个黑人随从,他俩把林冉弄上床后,还在林冉的腰部位置绑了一条固定带,固定带是有锁的,可以说林冉以后就被固定在了床上,手脚倒是可以活动,只是没有任何的意义。

“让尼莫来见我,求求你,让尼莫来见我……”林冉对着两个随从不断的哀求着,只是两个随从仿佛没有听到一般,给林冉换过药物后就离开了,林冉躺在床上不断的挪动身体,只是自己的腰部被固定的死死的,根本动不了分毫,林冉知道,他被尼莫变相的软禁在了床上。

“尼莫,你到底要干什么?”林冉此时脑海是混乱的,根本不知道现在的一切发生的原因是什么,尼莫这么对待自己到底有什么目的。

许久之后,林冉渐渐的平复下来,也算是接受了这个现实,如果不是尼莫把他固定在床上,林冉肯定会发疯的把这个房间里所有的东西全部砸烂。林冉强迫自己安静下来,至少要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尼莫为什么要这么做。而在林冉刚刚下地折腾的这段时间里,监控画面一直在快进着。也不知道屏幕中的时间已经过了多久,只是画面中的梦雪此时肚子已经很大了,起床下地都很费力。父亲每天早上都小心翼翼的照顾梦雪,原本俩人吃饭的饭桌也搬到了石床跟前,这样可以让梦雪少走不少的路程,尽量让梦雪少活动。

每次梦雪走出石洞,父亲必须全程陪同,小心翼翼的扶着梦雪,甚至连地面有个小石头,父亲也要提前踢开。以前俩人是一天三顿饭,但是梦雪怀孕后,父亲半夜的时候也会精心的给梦雪准备一份宵夜。梦雪自然要领父亲的好意,知道父亲不只是做给自己吃,也是为肚子里的孩子吃。看着梦雪的肚子,林冉知道梦雪离临盆已经不远了。尼莫竟然没有阻止梦雪,哪怕知道梦雪怀孕后,尼莫完全有能力用药物让梦雪流产,但是尼莫没有这么做,这就说明梦雪的怀孕,尼莫是知道的,而且可能就是她操纵的。不过这些对于林冉已经不重要了,因为虱子多了不痒,林冉似乎已经麻木了。

在照顾梦雪的这段时间里,父亲终于体会到了年轻时候的那种感觉,照顾自己的妻子和即将出生的孩子,父亲的欢笑越来越多,苍老的脸上透露着幸福。此时的父亲幸福的连死都不怕,自然也不害怕林冉,一切的后果他都不在乎,父爱之心,他只希望梦雪和孩子健健康康。梦雪也是如此,父亲的贴心照顾,让梦雪终于体会到了爱的呵护,每晚和父亲一起抚摸自己的肚子,感受到里面的蠕动,俩人都会幸福的偎依在一起,感受着一家三口的幸福感。

时间一天天的过着,又过了一段时间后,梦雪终于要临盆了,临盆之前梦雪一直在推算着时间,离的时间越近,父亲和梦雪越紧张。这个小岛上医疗条件太差,万一生产的时候出现什么状况,就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弄不好就会一尸两命。父亲显得很紧张,在之前按照梦雪的要求,父亲准备了不少东西。只是到了梦雪生产的这一天,还是遇到了麻烦,梦雪的生产遇到了困难,或许是梦雪的营养被父亲照顾的太好了,孩子比较大,生产很费力,梦雪疼的满头大汗,躺在石床上不断的叫喊和呻吟,而父亲忙前忙后满头大汉。也不知道梦雪这次生产会不会顺利,林冉在床上木然的看着这一切,他此时发现自己的想法很极端,他竟然隐隐有一丝希望,希望背叛自己的梦雪死去,连带着那个不属于自己的孩子也死去,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就让她毁灭算了……

只是在这个紧要关头,一艘快艇出现在海滩上,从那个快艇上走下来一个人,他穿着风衣大褂,头上带着帽子和口罩,就是那个出现在林冉病床前抚摸林冉的人,也是那个刚刚从尼莫房间推出去的人,他到底是谁?




第15章



这个人上岸后,把游艇固定在岸边的沙滩上,之后快速向着石洞赶去,走的小路一点没错,仿佛是来过这个小岛一般。看到这里,林冉心中不由得一惊,这个人到底是谁?虽然没有看到他的长相,甚至大风衣把他的身形都遮挡了,但是林冉却可以肯定,自己一定是认识他的,他的一举一动给自己的感觉都太熟悉了。那个人跑得速度很快,没一会就赶到了石洞附近,远远的就听到了梦雪痛苦的呻吟声,看样子孩子还没有生出来。

石洞里,父亲急的团团转,此时梦雪疼的只能不住的呻吟,根本无法说话,父亲也无法询问梦雪该怎么帮她,如果在这么下去,孩子可能会憋死,而梦雪也难逃,到时候就是一尸两命,此时的父亲已经急的快哭了,没有了往日的稳重。不断的询问着梦雪该怎么办,可是此时的梦雪只能晃头不断的呻吟,浑身是汗,时间越来越久,梦雪也越来越危险。

“老天爷,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要惩罚就惩罚我一个人吧,请你放过雪和我们的孩子,哪怕让我死一百遍一千遍我都愿意,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求求你,不要折磨她们母子俩了……”父亲突然跪在地上,看着洞外的天空不断的磕头作揖,口中不断的大喊着,父亲的头磕在地面上,甚至把额头磕出了血。

“快来帮忙……”正在父亲闭着眼睛不断祈祷、他最无助的时候,突然在他面前响起一个声音,父亲睁眼一看,一个穿着大风衣把身体遮掩的严严实实的人站在面前,而声音就是他发出来的。只见他从口袋里拿出了药盒和注射器一类的东西,说完后直接奔着石床走去,而跪在地上的父亲愣了一下后就赶紧跟了上去。那个人把药瓶里面的药水抽出来,之后给梦雪注射了进去,之后开始按摩梦雪的肚子,手法相当的专业,他不断发出沉闷的声音让父亲帮忙,而父亲此时只担心梦雪的安危,其他都不在乎了,那个男人怎么说,他就怎么做。

“哇………………”俩人折腾了不到三分钟后,随着一声婴儿啼哭的声音响彻石洞,梦雪的呻吟也安静下去,躺在那大口喘着粗气,浑身已经被汗水浸透了,整个石床上已经被羊水浸透。梦雪现在十分的虚弱,但已经没有大碍了,孩子哭的很有力,是一个男孩。还好父亲事先准备好了热水,还有细草编制好的垫子,做好的被子等等,俩人把孩子擦拭干净后,给孩子放在了准备好的小木床里,一切都平安了。那个人再次给梦雪注射了一针药剂,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等她醒来后,就会有乳汁了,给孩子喂奶……”那个男人说完后,就走出了石洞,坐在了洞口的石头上,一言不发,不知道再想着什么。

父亲此时一心还在梦雪和孩子身上,所以也没有其他心思去考虑这个男人是谁,只有等梦雪平安醒来后才会考虑其他的事情。没多久,梦雪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此时她的身体很虚弱,难产加上生产,已经耗费了她大部分的体力。如果在文明社会,梦雪肯定会在医院刨妇产,万无一失。但是在这个小岛上,只能自然生产,危险性也很大。梦雪醒来后眼神很虚弱,她的眼睛慢慢的转动巡视着,她没有力气说话了。

“在这呢……你看……”父亲看到梦雪醒过来,眼球不断的转动,就知道梦雪此时最担心的是孩子,父亲立马摆动梦雪的脸,同时把木床往梦雪那边靠了靠,木床就在石床旁边,梦雪转头就看到了那个孩子,虽然刚出生,但是模样简直和父亲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长的很像父亲。

“母子平安,虽然没有称,但感觉他至少有六七斤,而且哭的很有力气……”父亲把木床再往石床跟前靠了靠,对着梦雪柔声说道。梦雪看着木床中的孩子,眼泪止不住的从眼角流出,滴落在石床上。她终于有孩子了,她终于做母亲了,看到自己的孩子,出于母爱的光辉,梦雪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而流泪。现在是母子平安,最好的结局,如果万一有什么意外,大人和孩子只能保住一个,梦雪会毫不犹豫的牺牲自己,保住这个孩子。

“别哭了,平安过来了,好好养身体……”父亲也不由得老眼通红,给梦雪擦拭着眼泪柔声说道,看到这个来之不易的孩子,劫后余生,俩人的心情可想而知。梦雪看着父亲,嘴唇微动,似乎在说着什么。

“你说什么?”父亲不由得把耳朵凑到梦雪的唇边,终于听到了梦雪说什么。父亲慢慢的把孩子抱了起来,放在了梦雪的怀里,婴儿天生就会寻找母亲的乳头,那个小家伙闭着眼睛拱了几下,张开小嘴吸住梦雪的乳头开始大口大口的吸吮起来,吸吮着世界上最纯洁的母乳。父亲和梦雪的眼睛都集中在那个孩子身上,俩人的眼中都透露着幸福,原本的泪眼都变成了笑容。

又过了一会后,梦雪的体力终于回复了很多,也可以轻声的说话了,父亲赶紧端来他煮好的鱼汤,慢慢的用木勺喂给梦雪,那个孩子已经吃饱喝足,躺在木床中睡的正香。劫后余生,父亲和梦雪相视一笑,俩人的感情在这一刻不由得再次升华。而那个男人一直坐在石洞外的石头上,听着里面的声音,却没有去打扰他们,只是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偶尔会从口袋里拿出一些东西摆动着。

“对了,我在迷糊的时候曾经看到一个人给我打针,他在哪儿?难道是我做梦吗?”喝过父亲喂的鱼汤后,梦雪的体力恢复了很多,她皱着眉头有些虚弱的问道。

“对啊,我都给忘了……”听到梦雪的话后,父亲手中的椰碗差点掉在地上,不由得拍着脑门说道。此时父亲终于想起了这个神秘人,只不过他没有走出石洞去寻找,而是看了一眼洞口,可以看到那个人露出的鞋子,所以父亲可以确定他还在洞口。梦雪的目光跟随着父亲,自然也看到了外面的那个人。

“他是谁?怎么回事?”梦雪不由得询问着父亲。

“我不知道,刚刚只顾着救你,而且他带着帽子和口罩,没有看清楚他是谁,只是在最紧要的关头突然出现,给你注射了药物,而且用了特殊的按摩手法,可以说没有他,你和孩子都危险了……”父亲皱着眉头说道,同样是一脸懵,带着疑惑,也有一丝芥蒂。

“难道是辛格先生回来了?”梦雪想到了什么,不由得说道。

“可能是,我当时着急的在祈祷,结果他就突然出现,解决了一切,化险为夷,和辛格先生的风格倒是真的很像,突然出现,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看来只有他了……”父亲叹了一口气说道。

此时密室中的林冉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自己不是希望梦雪和孩子都死吗?为什么看到梦雪和孩子化险为夷,自己会重重的松了一口气?看着躺在木床中的那个孩子,那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而且是自己妻子所生的,那个孩子的长相和父亲很像,看着那个孩子,林冉没有那种血脉相连的亲情,反而心中一阵刺痛。

听到父亲最后的话语,林冉躺在病床上露出一丝苦笑,同时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那个人怎么会是辛格呢?辛格此时就躺在这个密室的床上,在监控视频里看着他们二人……




第16章



没错,当林冉下床在仪器屏幕反光里看到的样子就是辛格的脸,也就是说尼莫压根没有给自己换回身体,而是把大脑继续放在辛格的身体里,那么也就是说尼莫给自己做手术是假的。而自己昏睡这么久,也是尼莫做的手脚,怪不得自己这次的“恢复期”这么长,这些手段对于尼莫来说十分的简单,自己已经被尼莫软禁关了禁闭。这两天林冉一直再想,尼莫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说手术之前她后悔了吗?她不舍得自己?林冉一直想等尼莫的答复,但是尼莫却一直躲着他,连面都没有见到。此时的林冉不关心其他的,现在只关心小岛上出现的这个神秘人,这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自己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画面中的父亲和梦雪谈话后,终于想起了那个的神秘人,他忐忑不安的慢慢的走到了洞口,看到那个的神秘人还坐在石头上,一动不动,父亲想从他露出的皮肤上看出他的的身份,但是父亲怎么看也判断不出他的样子,因为他包裹的的实在太严实了,就像是火影忍者中的旗木卡卡西一般。

“您好……”许久之后,父亲带着一丝戒备小心翼翼的说道。那个神秘人转头看了一眼父亲,对着父亲点了点头,之后站起了身体,活动了一下身体,坐了许久,他的身体似乎有些酸疼。

“你先照顾她,我去取一些东西来,刚刚太心急了……”那个神秘人说完后,就直直向着树林走去。父亲呆呆的看着那个人的背影,一时有点语塞,这人也太孤傲了吧,竟然对自己爱搭不理的,最后那个人的背影消失,父亲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露出了一丝苦笑和疑惑。

“他是谁?”父亲刚回到石洞,梦雪就虚弱的问道,但是虚弱的声音透露着一丝急切。

“不知道,我没有看清楚他的样子,他神神秘秘的,把自己遮掩的很严实,不过我在他身上感觉到一丝熟悉,但又不像是辛格……”父亲坐在石床边,看着吃饱喝足熟睡的婴儿说道,这是他第二个儿子。

“难道是……”梦雪不由得想到了什么,只是说了一半,虚弱的眼中带着一丝紧张。

“不会吧,如果小冉回来,他也没有必要遮掩着脸啊,他这个样子是明显不想让我们知道他是谁……不过他真的有点像小冉,但又不像,真的说不上来……”听到梦雪的话后,父亲不由得一惊,只不过随后心平气和的说道,看来不只是梦雪有这个猜测。

“熟悉?不是辛格,不是……林冉,那咱们熟悉的人只剩下菲力了,难道是……菲力?”梦雪此时虽然疲惫,但是却没有丝毫的睡意,躺在床上不住的思考着说道,相比较于父亲,梦雪更加的直接,父亲有事闷在心里,不愿意提出来,而梦雪心直口快。

“菲力?不可能吧,他不是已经死了吗?尸体都被火化了……”父亲听了梦雪的话后赶紧摇了摇头说道,这个可能他还真的没有想过。

“可是咱们没有看到菲力被火化啊,而且这只是辛格的一面之词,另外,咱们都认为林冉死了,甚至亲手埋葬他,辛格不也说他活的好好的吗?”梦雪看着父亲,眼中带着一丝疑惑说道。

“呃……你这么一说,我感觉刚刚那个人还真的有点像菲力……”听了梦雪的话,父亲不由得愣住了,仔细回想了一下,带着一丝回忆说道,回忆着当时看到那个人的感觉。

“可能当时菲力没有死,只是他的身体被火烧伤了,所以他才会遮住脸,因为他的烧伤太吓人,一定是这样……”梦雪不由得点头,带着一丝睿智说道,开始喋喋不休。

“好了,雪,你赶紧休息吧,你还很虚弱。至于他是谁,咱们会知道的……”父亲赶紧打住梦雪的话,带着一丝温柔和心疼说道。

“嗯……”梦雪叹了一口气,简单回应了一下,转头看了一眼熟睡中的婴儿,脸上带着弄弄的幸福,她终于做母亲了,母爱的光辉让她此时幸福感爆棚。父亲起身准备把石洞里的东西收拾一下,为了给梦雪生产做准备,还有刚刚梦雪难产,父亲手忙脚乱,把石洞里弄得乱七八糟的。

“其实……我倒希望他是菲力,不是林冉……”当父亲关闭幔帐,走出石床范围的时候,幔帐里面传出了梦雪轻轻的声音,像是梦呓,也像是悄悄话。梦雪的声音虽然很轻,但是父亲听的很清楚,他的身体猛然紧绷,背对着幔帐一动不动。不过随后,父亲的脸上不可控制的露出一丝微笑,虽然林冉是他的儿子,他也希望林冉活着,但这不影响梦雪对自己浓浓的爱意让自己开心幸福。梦雪给他生了儿子,也如此的深爱他,他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孩子出生的那一刻开始,他终于想通了,无论林冉回来怎么惩罚他这个父亲,无论他需要付出怎么样的代价,他都愿意承受,有梦雪和这个二儿子,一切足以。

“咚……”躺在病床上的林冉此时能够做的,就是用自己的拳头使劲敲击一下身下的床,父亲不知道梦雪是在怎么情况下说出那句话的,但是林冉知道,林冉看的清清楚楚,梦雪是侧躺着,看着熟睡的孩子,看着幔帐外,带着一脸幸福和坚定对着父亲说道。孩子出生了,这是她和父亲爱情的结晶,这一点是林冉无法比拟的。孩子是连接父母之间的一根纽带,这个孩子无疑把父亲和梦雪的关系进一步拉紧,最后变得密不可分。如果说俩人以前还有犹豫和惧怕,现在他俩什么都不在乎了,只要孩子安好,只要俩人安好,哪怕是天塌地陷,俩人也愿意一起承担,这一刻起,林冉在俩人之间已经变得没有以前那么重要了。

以前父亲只有林冉这么一个儿子,但是现在他又有了另外一个儿子,林冉在父亲中的地位无疑被分走了至少一半。而对于梦雪来说,她没有了林冉这个丈夫,但是她现在有了父亲,而且在梦雪心中,感觉父亲的成熟和稳重更加适合自己,父亲在她心中的地位已经明显超过林冉,所以林冉在她心中也变得不那么重要了。林冉此时躺在病床上,抚摸着自己的脸,此时他想笑,慢慢的,他真的开始笑了起来,最后笑的越来越疯狂,整个密室里都是他疯狂的笑声,只是笑着笑着,林冉开始哭泣起来,哭泣的越来越厉害,泪水浸湿了他的脸……

另一边,那个神秘人一边向着海边走去,一边不知道在自言自语什么,他此时说话的声音很小,加上周围树林和风的声音,林冉根本听不到他说什么。不过可以猜想,他一定是在用类似麦克风的东西在和别人交流什么。是尼莫吗?此时林冉如果再想不到这个人是尼莫弄来的,那么他未免也太傻了。这个人和那边交流了很久,最后来到了海边的小船上,从小船上拿出了不少的东西,有婴儿奶粉,营养品,还有药品等等,足足装了一大旅行包,弄好这些后,这个神秘人背着东西向着石洞返回。

当那个神秘人回到石洞的时候,父亲已经收拾完毕了,此时正坐在木桌上给梦雪调制简陋的营养品。那个神秘人进洞后,父亲一直看着他,想确认他到底是谁,但是那个人没有理会,而是把旅行包往木桌上一放,之后从里面拿出了很多东西,看到这些东西,父亲的眼睛都直了,这无疑是雪中送炭啊。父亲看着这个的神秘人的脸,眼神不由得由疑惑转变为了亲切。

“您贵姓……”父亲小心翼翼带着一丝感激问道。

那个人听到父亲的话后,拿东西的手不由得停顿了一下,之后慢慢的放下东西,把自己的帽子摘掉,把自己的口罩也摘掉,之后对着目瞪口呆的父亲比划了一个“嘘声”的手势,希望父亲千万不要惊讶的叫出声来,免得惊到熟睡的梦雪和孩子……




第17章



这个神秘人把自己脸上所有的伪装都除了下来,露出了他的庐山真面目。只是看到他的真面目后,震惊的不只有父亲,还有躺在密室中的林冉,林冉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差点从病床上蹦起来,不过因为腰部绑着束缚带,所以林冉的身体猛然紧绷,甚至把床带的摇晃了一下,与地面摩擦发出巨大的声响。林冉的眼睛瞪的大大的,死死的盯着屏幕,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与此同时,豆粒大的汗珠从他的脸上滚滚而落,全身都在颤抖着,一股电流瞬间从头顶贯穿全身。

“不可能……不可能的……”林冉颤抖着嘴唇惊恐的自言自语道,因为他看到那个神秘人的真正面目竟然就是他自己,应该说是林冉,只是自己明明在密室的病床上,那么小岛上出现的那个林冉是谁?林冉用颤抖的手指按下了暂停键,死死的看着屏幕中的那个人,分辨着他的真伪。这是一个和自己长的十分相像的人吗?还是说自己原本的身体被人植入了其余人的大脑?林冉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训练出来的稳重,此时已经完全迷失了方向,失去了方寸。
“小……小冉…………”父亲看着这张熟悉的脸,颤抖着嘴唇轻轻的叫了一声,他的第一反应是惊喜,因为自己的亲生儿子果然没死。

“爸……别来无恙……”那个“林冉”微笑着问候了一句,从他的脸上看不出对父亲的厌恶和生气,反而十分的洒脱和随和。只不过他的笑容显得有那么一丝僵硬,五官的动作似乎有那么一丝不协调。

“你……你真的是小冉?”父亲似乎不敢相信,伸手在“林冉”的脸上抚摸了一下说道,等他的手真正触碰到“林冉”脸部的时候又闪电般的收回。

“咱们出去说……”那个“林冉”小声对父亲说了一句,之后起身向着石洞外走去。父亲看了一眼封闭的幔帐,之后跟在“林冉”向着洞外走去。

“你不会连我的特征都忘记了吧……”那个“林冉”走到石洞外后对着父亲说道,之后掀开了自己的衣服,让父亲看向了自己的后背,林冉的后背上以前长过粉瘤,留下了一些疤痕,那些疤痕都在,之后“林冉”又向父亲展示了一下自己身上原本的伤疤,这些伤疤都是父亲知道的。父亲瞪着眼睛观看“林冉”每一个细节,渐渐的脸上由震惊变为了激动。

“小冉,你真的是小冉,你果然没死……”在这一刻,父亲终于确定了眼前的这个人就是“林冉”,所以父亲激动的老泪纵横,一把抱住了林冉。俩人在洞外拥抱在一起,只不过父亲是真情流露,那个“林冉”挤了挤眼睛,好不容易挤出了一点眼泪,只不过拥抱在一起的父亲没有看到这一切。

“爸……我没死,你要保重身体……”那个“林冉”拍了拍父亲的后背,安慰着说道。

“好……好……太好了……”父亲和“林冉”分开,之后擦拭了一下自己的眼泪。正在这个时候石洞里突然传出了婴儿的哭啼声,父亲立刻向着洞里奔跑,到了幔帐里用手轻轻拍着自己的二儿子,婴儿慢慢的停止哭啼,再次沉沉的睡了过去,而梦雪没有被婴儿的哭啼惊醒,还在熟睡,她已经太累了。

父亲终于把婴儿哄睡了,但是放下婴儿后,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脸上的惊喜和幸福瞬间变为了紧张和恐惧,更有深深的愧疚,父亲站在石洞中背对着洞口,久久不敢转身。刚从惊喜之中清醒过来的父亲终于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林冉回来了,自己和梦雪的事情也暴露了,自己该如何面对林冉?如何向林冉解释?又如何面对林冉的质问?父亲站在那紧张的身体颤抖着,一直成熟稳重,看破世间酸甜苦辣的他,此时却不敢面对自己的儿子。许久之后,父亲深吸一口气,该面对的早晚要面对,而且从刚刚林冉的表现来看,似乎没有见他有什么恨意和敌意。父亲转身向着洞外走去,颇有一股慷慨赴死的气魄。

“小冉……那个……我和雪……梦雪……”父亲走到洞外,眼睛不敢看相林冉,而是看相另一边,虽然心中早已经拟定好了说辞,但现在真正面对林冉,却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口。

“我都已经知道了……”没有等父亲说完,“林冉”就抢先着说道,只是一句话就把父亲后面的话挡了回去。
“是啊……是那个叫辛格先生告诉你的?还是……”听到林冉的话,父亲反而松了一口气说道。

“我来之前就知道了,所有的经过和细节……”林冉再次打断了父亲的话,似乎不希望听到父亲的长篇大论。

“千错万错都是我一个人的错……我不配做你的父亲,甚至不配做一个人……我……对不起你……如果早知道你没死……我绝对不会越过……唉……”父亲的双手放在身侧,不断的揪着自己的草裙,一边说话一边纠结,样子紧张羞愧到了极点。此时他的脑袋也混乱了,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我都知道了……不用解释……一切都是天意,不是咱们能够决定的。这次的事情真的很传奇,我也无法去解释,有些话也不能说出来,但我心里真的没有怪你们……”那个“林冉”一本正经的说道,眼中还带着一种沧桑之感,虽然他的话语很少,但是表情真的很到位,和真正原本的林冉相差无几。

之后俩人坐在洞口,久久无言,“林冉”拿出了一颗烟,递给了父亲一只,父亲拿过烟狠狠的吸了一口,父亲原本是个老烟枪,在文明社会的时候是烟不离手,当时林冉和梦雪没少劝解他,来到小岛后没有了烟草,父亲不知道忍受了多少。深深吸了一口烟后,父亲露出一丝陶醉的神情,此时没有美酒,烟草无疑是消愁最好的东西。

“你决定怎么办?说出来的,任何决定我都接受……”把手里的烟吸完后,父亲把烟头仍在了地面上,说出了压在心中许久的话,他虽然心中有不舍,但他绝不能和自己的儿子抢女人,哪怕他儿子为了灭口让他去死,他也会毫不犹豫,只不过他心中真的舍不得那个刚刚出世的孩子。

“来之前我就已经有了决断了,虽然情况超出我的预料,但我理解,也无可奈何。等咱们回到家里后,我和梦雪还是夫妻,至于我这个弟弟,对外就说是我和梦雪的孩子就好了,反正这个孩子和我长的也很像……”林冉对着父亲说道,表情真的是一点不在乎。而父亲听到林冉的话后,脸上更加的羞愧了,“林冉”虽然说着不在乎,但是话语中还是有一些挖苦和嘲讽,这也算是对父亲间接的惩罚吧。听到“林冉”的这句话,密室中真正的林冉把拳头捏的紧紧的。

“混蛋……不是你的妻子,不是你的孩子,不是你的父亲,你当然不在乎。平白无故得到了梦雪的名分,你真的是乐的不行……”此时的林冉恶狠狠的想着,他的身体剧烈的挣扎,想把腰部的束缚带挣断,之后跑出密室到小岛把这个假林冉的面具撕下来。自己家的事情,凭什么你一个外人做决定?此时的林冉真的是气愤憋屈到了极点。

“有了这些事情,你还想着把我带回去?有你这句话,我死而无憾了。你们回去吧,我自己在这个小岛上终老就好,也算是对我的惩罚。而且,我和梦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你把我带回去还会放心吗?”父亲一边苦笑一边摇头说道,虽然他很爱梦雪,但是非取舍他还是懂得的。

听了父亲的这番话,“林冉”看着父亲露出了一丝微笑……




第18章



“这些事情以后再说吧……”那个“林冉”莫名其妙的说了这么一句,竟然一时间把父亲弄的愣住了,这句话说的比较笼统,蕴含了太多太多的东西,也可以有无数种猜测。

“为了梦雪的身体考虑,先不要告诉她关于我的身份,她刚生产完毕,还需要休息……”没有等父亲反映过来,“林冉”就继续说道,说完后再次带上了帽子和口罩,再次把自己遮掩的严严实实。

“哦……好……”父亲有些沉闷的点了点头,俩人在洞口又闲聊了一会,有一些回忆,还有一些对未来的憧憬等等,等时间差不多了,俩人走回了石洞之中,父亲开始心事重重的准备晚饭。

躺在病床上的林冉此时完全瘫软了,心中无数个诅咒闪过,但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刚刚那个“林冉”和父亲在谈话的时候,透露了太多的东西,这个“林冉”竟然知道林冉很多的过去,甚至连林冉的一些习惯性动作也模仿的惟妙惟肖,重要的是他知道林冉几乎所有的事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说自己见鬼了?此时林冉仿佛有些分不清幻想和现实,自己现在是清醒的?还是在做梦?林冉心中有无数个疑问,但却找不到答案,林冉现在很想见尼莫一面,让她告诉自己所有的真相,自己至少也要死个明白。

过了许久后,林冉闭着眼睛准备休息一会,画面中的“一家三口”对于他来说是莫大的讽刺,只是他却怎么也睡不着。林冉就那么闭着眼睛,过了许久后,终于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只不过他做了一个梦,一个十分可怕的梦,而且是醒来后都不愿意回忆的梦。林冉瞬间被噩梦惊醒,却发现醒来后自己的脸被什么东西抚摸着,似乎是一双手。

是尼莫来了吗?林冉瞬间睁开了眼睛,结果真的在床边看到了一个人,不过却不是尼莫,而是一个让他又恨又怕的人,竟然是那个“林冉”,此时他没有带帽子和口罩,就那么坐在自己的床边,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林冉此时睁大嘴巴,使劲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疼痛感瞬间涌遍全身,发现这不是梦境,自己在刚刚做梦的时候,就梦到了这个人。

“怎么?看着我,是不是感觉心里很复杂啊?”那个人十分随和洒脱的看着林冉说道,说话的声音和语气和原本的林冉一模一样。

“你是谁?你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林冉此时带着惊恐和恨意,咬牙切齿的说道。

“是不是尼莫那个婊子搞的鬼?”林冉说完后紧接着追问道。

“不要那么激动,怎么说咱们也是相识一场,也算是老朋友了……”那个“林冉”揉了揉鼻子说道,这个习惯性动作就是以前林冉的。

“怎么?感觉我像不像?完美,我只能用这两个字来形容……”那个“林冉”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带着一丝笑意说道。

“你不知羞耻,竟敢冒充我,你和尼莫不得好死,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林冉躺在病床上剧烈的挣扎着,口中大喊道,束缚他的铁床不断的摇晃,和地板摩擦发出了一阵阵摩擦声。

“呵呵,我羞耻?林先生,哦,我暂且还这么叫你……”那个“林冉”露出一丝嘲笑说道,似乎还显得十分的洒脱。

“要说到羞耻,我还真的比不过上,可以说是你造就了我,如果不是你杀了我,我也不会得到这个身体……”那个“林冉”十分平和的看着林冉说道,同时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精光,而这个精光让林冉觉得是那么的熟悉,他此时不由得想到了什么,而且他刚刚做梦也是梦到了这个。

“你……你……你什么意思?”林冉想到梦境中的场景,再透过他的话联想到了一丝东西,带着一丝惊恐说道。

“怎么?林先生,想到什么了是吗?没错,我就是被你杀死的菲力……才这么久没见,你不会把我忘了吧?”那个“林冉”带着一丝笑意说道,似乎一点都不在乎。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你是菲力?我当时明明把他……”林冉的猜想成真,但他还是不愿意相信,一定是尼莫在给他下套,所以使劲的摇头说道。

“明明把我火化了对不对?”那个“林冉”把话接过来说道。

“林先生,我不得不佩服你的聪明和凶狠,男人嘛,就应该这样。不过你太疏忽了,当时你离开的太早,我的身体虽然被火焚烧的不成样子,但是好在我的大脑还完好无损,回到这里后,尼莫小姐给了进行了脑部治疗,同时给我更换了这个身体。你知道尼莫小姐是怎么说的吗?如果当时你用石头不是击打我的颈椎,而是击打我的后脑,那么我的大脑就会被损坏,他也没有办法,但好在你当时偏偏把我的颈椎打断,却没有伤害我的大脑,把我的大脑完整的保存了下来……”

“另外,你火化我的时候,在你离开不久,海风就把火吹灭了,而且你当时太懒了,采集的木柴也不够,所以火熄灭了,我却没有死,尼莫小姐也说过,如果火能多维持一分钟,我的大脑也会被烧坏,她也同样救不了我,但是这又是一个巧合,我的大脑还是被保住了。这些都是尼莫小姐告诉我的。林先生,你说这是不是天意啊?”那个“林冉”带着一丝笑意对着林冉说道,虽然他在笑,但是眼中充满了恨意,就和当时躺在地上挣扎的菲力是一样的眼神。林冉使劲的扭动身体,密室里想起了床腿和地板磕碰的声音,林冉口中发出了一声声怒吼,此时的林冉已经完全暴走了。后悔,惊恐,更多的是恨意,自己当时为什么那么大意?现在竟然自食恶果。

“林先生,你知道我有多么恨你吗?我现在恨不得把你千刀万剐,五马分尸,但是我不敢,因为你对于尼莫小姐来说太重要了,比我要重要无数倍,这一点你要感觉到荣幸。虽然我原本的身体不在了,但是现在的这具身体也不错,虽然丑了点,身体弱了点,但是……你至少给了我一个补偿不是吗?你知道吗?从我第一眼看到你的妻子开始,我就深深的迷恋上她了,永远无法忘怀,现在我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得到她了,也算是你对我的赔偿吧……”那个“林冉”起身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说道,样子十分的嚣张,那股小人得志的样子已经快要把林冉的肺子气炸了,但是林冉此时除了怒吼已经无话可说。

“你也知足吧,尼莫小姐那么钟情于你,要知道,尼莫小姐可是一个尤物啊,其实按照身材样貌来说,梦雪比不上尼莫,但喜欢一个人不能只看身材和样貌,我就是喜欢梦雪,不知道因为什么。但是……尼莫小姐的床技可真不是盖的,我也算是驭女不少,但是尼莫小姐的床上功夫是最好的,你知道吗?我醒来后,尼莫小姐差点把我榨干了,不过每次射完后疲软下去,看到尼莫小姐性感妩媚的模样,我还是忍不住勃起,和她大战三百回合……”那个“林冉”带着笑意继续说道,看到林冉死命的怒吼和挣扎,那个“林冉”,应该说菲力的脸上愈加的得意。

“你放心,在离开小岛之前,我也会让你看到另外一副画面,那个画面一定会让你终身难忘的,也算是给你临别的礼物吧……”菲力似乎想到了什么,带着一脸无辜继续对着林冉说道,林冉此时已经放弃了不再怒吼和挣扎,此时的他感觉到的只有绝望,深深的绝望。

“对了,忘记告诉你一件事情,先给你看一样东西……”菲力似乎想到了什么,站起身子说道,他的胯部对着林冉,之后把自己的裤子脱了下去,露出了自己赤裸的下半身……



第19章



只见“林冉”退下了自己的裤子,把生殖器漏了出来,林冉不由得有些奇怪,自己的身体最清楚了,就差自己长了几根阴毛不知道而已,只是林冉瞄向自己原本身体的“宝贝”的时候,不由得愣住了,只见“林冉”胯部长着一根粗长的生殖器,生殖器的皮肤有些白,而且上面还有一些黑,茎身肤色显得不怎么均匀,最重要的是尺寸,比原本林冉的不知道长了多少倍,此时还没有勃起就已经十几公分了,如果完全勃起,至少要二十公分以上。这是怎么回事?这句身体不是自己的吗?怎么阴茎变了?难道说这句身体不是自己的?想到这里,林冉心中不由得一阵激动,涌起了一丝希望。

“别误会,林先生,这具身体就是你的,不信你看看这些疤痕,还有这颗痣……”菲力似乎猜出林冉再想什么,所以不由得解释道,一下子把林冉好不容易升起的希望剿灭。

“这根阴茎是不是很威猛?这个阴茎已经不是你的阴茎了,你原本的阴茎已经被彻底切除了。这是我复活后唯一的要求,那就是给自己换一根阴茎,因为你以前的阴茎简直不能叫阴茎,叫小牙签或者小竹竿还差不多,真的太小太小了,和你父亲比,你都差的太远了……”菲力一边说着一边拨动自己的阴茎,样子充满了嘲讽,每句话都像是一根根针刺入了林冉的心窝里,看着那根阴茎,林冉想到了什么,心中不由得一阵恶心,感觉想要吐出来。

“本来尼莫小姐没有这个想法的,只是准备让我原封不动的回到梦雪和你父亲身边,但是我把我的建议提了出来,没有想到她十分的兴奋和感兴趣,竟然爽快的答应了,为我人造了这根阴茎。你知道这根阴茎是什么成分吗?我原本的身体虽然被焚烧的很严重,但是阴茎还有一部分保留了下来,所以就移植了过来,另外还加上了不少其他人的阴茎,有那些黑人随从的阴茎,还有尼莫那些失败试验品的阴茎,可以说这根大阴茎综合了不知道多少个男人的阴茎,每个人的阴茎都取一小部分,最后汇聚成了这么一根大阴茎,当然,我阴茎所占的成分最大,而你的阴茎已经彻底被遗弃了,没有一丝你原本的阴茎成分了。我大致估算了一下,这根阴茎的来源至少超过了二十几人,而且人种也有很多,七大洲的人种都提取了一点。嘿嘿,到时候用这根阴茎插入梦雪的阴道,算不算是二十几人同时在和她做爱?想想我就十分的兴奋……”那个“林冉”一边自我陶醉的说着,阴茎竟然一点点勃起了,上面传来熟悉的骚味,让林冉感觉到一阵阵恶心。

“魔鬼,恶魔,你们不得好死……”林冉不怀疑菲力的话,因为阴茎虽然塑造的很完美,但是还是可以在阴茎上看到一个个拼组的痕迹,而且上面的肤色不一样,就仿佛上面长了一块块色斑,而且根据林冉对于尼莫的了解,她能做得出来,而且也会十分的感兴趣。

“骂吧,继续的骂吧,也算是给你点安慰奖。你知道吗?其实我是一个淫妻爱好者,我还没有结婚,但是我就希望自己将来的妻子能够没事寻找单男3P一样,哪怕是多P我都不介意,在国外我最喜欢看这类的视频或者文章,所以有了这根阴茎,一下子就把我的愿望满足了,和梦雪做爱,就相当于我和其他二十多个男人一起操她,想象我就兴奋。对了,我也喜欢乱伦类的电影,包括什么SJ啊等等这些非常规的我都非常感兴趣。等回去后,我不但不会分开梦雪和你父亲,反而还会撮合他俩重新在一起的,这样的话我们可以多次进行三人行,和你父亲一起前后夹击,虽然还没有实现,想想就让我兴奋,你看……我的大宝贝已经迫不及待了……”菲力一边说着一边指着自己勃起挺翘的大阴茎,此时那根由不知道多少个男人阴茎拼凑的阴茎已经完全勃起了,至少有二十二公分以上,甚至更长,比父亲的长,也比父亲的粗。此时龟头的马眼已经分泌了不少的粘液,正在吐口水,此时它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林先生,其实对于你父亲和梦雪来说,我真的比你要适合。你回去后,肯定会拆散你的父亲和梦雪,俩人生死相依的情感被你破坏,棒打鸳鸯,你真是大逆不道了。不像我啊,我回去后可以让俩人继续保持关系,而且我还可以得到梦雪。不过你的父亲貌似也活不了多久了,不过没有关系,等你父亲死后,梦雪应该早已经被我和你父亲开发出来了,到时候我就给她找单男,3P升级4P,4P升级5P,5P升级为群P……不行了,再想我就得射出来了,哈哈……”菲力一边说着一边抚摸着自己的阴茎,眼中露出了陶醉不已的激动之情,甚至身体都颤抖了起来,看来他所说的话不是在故意气林冉,他激动兴奋的样子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真情流露。

“你这个死变态,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此时听到菲力的话,想到菲力要做的事情,林冉已经彻底绝望了,此时的他已经没有在活下去的勇气,等菲力带着父亲和梦雪离开小岛之日,就是自己身死之时,他不想一辈子生活在痛苦之中。林冉没有想到菲力竟然是这样一个人,虽然看到他偷窥梦雪时候的样子很猥琐,但还认为那个男人的正常反映,只是没有想到菲力心中有这么多的阴暗面,已经不能用变态来形容了,他简直和尼莫有的一比,按照这种想法来看,他应该和尼莫是天生一对,尼莫应该把菲力的大脑换给辛格才正好,俩人臭味相投。

“你知道吗?尼莫小姐其实对我也舍不得,我的阴茎是她一手拼租出来的,她也喜欢的不得了,我现在已经不知道被她榨干多少次了。她也是一个喜欢多P的人,和我这根阴茎的时候她心里感受到莫大的刺激。不行了,不和你说了,我现在要去发泄一下,你的梦雪刚生产完不久,还不能操她,等过段时间,我一定满足你的愿望,让你看一次我和梦雪的现场直播。现在,我要去找尼莫小姐发泄一下,我想她此时也一定有些迫不及待了呢,只是……可怜了你……哈哈哈哈…………”菲力一边说着一边走出了密室,直到密室的铁门关闭,菲力的笑声也慢慢的消失。

此时林冉躺在床上,双眼已经变成灰色,虽然他还活着,但也和死了差不多,他的脑海中浮现出菲力用自己的身体,用拼凑的阴茎和尼莫交合着,场景一过,又是菲力用自己的身体,拼凑的阴茎和梦雪交合,场景再一次切换,菲力用自己的身体和拼凑的阴茎,和父亲一起夹着梦雪,菲力的阴茎插在梦雪的菊花里,父亲的阴茎插在梦雪的阴道里,俩人一起和梦雪进行着一场“三明治”,各种场景不断的在林冉的脑海中闪现,林冉仿佛出现了各种幻觉,还有各种幻听,如果此时急火攻心,自己一下子死了也挺好。

猛然间,密室里的仪器发出了报警的声音,很刺耳,而林冉感觉到自己呼吸急促,仿佛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感觉自己呼吸越来越困难,意识越来越模糊,自己真的要死了……


加油,后续多放出来点,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