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自從江美子開始接受陳的可怕調教以後已經過了一星期。



  在調教的空間幾乎每晚都要接好色的中國老人,被滿臉是皺紋的丑陋老人不斷

玩弄受到傷害的肉體,可是江美子的身體甚至於顯得更美更妖艷。



  老人們都貪婪地享受江美子的身體,以驚人的耐性折磨江美子,那是連骨隨都

要吸光的土狼一樣,尤其是長官張折磨江美子時特別厲害。江美子對那種過份惡心

的情景,只有哭著向陳哀求說:「唯有那個人我不要……饒了我吧。」



  可是陳只是笑嘻嘻的還是讓江美子去陪姓張的長官。



  現在,江美子正在陪伴那個姓張的老人。這時候的江美子已經像發不出聲音似

的散亂著頭發,仰起頭。江美子的身體像塗上一層油發出油膩的光澤,說明受到多

麼可怕的淩辱。



  「嘿嘿嘿,你覺得怎麼樣?現在才三次,還不能說受不了呀。」



  張露出很滿足的樣子,雖然張已經夠滿足了,但唯有右手肩還在江美子的屁股

溝里摸索。



  「啊……還要折磨我嗎?已經累的受不了啦。」



  「好難過……」江美子這樣說著一面無力的搖頭。



  「嘿嘿嘿!你真是可愛的女人,實在太好了。」



  張抓住江美子綁在身後的手腕,把她的上半身推壓在地上,更要抬起江子的美

屁股,然後伸出舌頭開始舔江美子的屁股溝。



  「你的屁眼張開這樣大啦,是很高興嗎?嘿嘿」悄悄的說著淫邪的話,舌頭仍

在雙丘的股間蠕動,吸住江美子像花朵一樣的肛門。



  「啊……可以饒了我嗎?啊!」



  對張執拗的只以肛門做目標的動作,江美子發出啜泣聲。



  可是現在的江美子已經沒有抗拒的氣力。因為已經受到三次可怕的肛門性交的

淩辱。



  敏感的肛門被吸吮,江美子只能發出甜美的哼聲,全身開始顫抖。不僅如此還

自己盡量把屁股壓在張的嘴上,更顯得忍受不住甜美感。



  「啊……就是那里,就是那里……」



  「嘿嘿嘿,這樣弄以後你會很舒服嗎?再來!再來……」



  張伸出很長的舌頭插入妖艷的花一般的洞里。剛才還自己用性器插入的部份,

現在好像要用舌頭証實一樣,那種情景只能用異常形容。



  「嘿嘿嘿,看你高興的樣子,是不是很舒服?」



  「啊……是很舒服。」



  江美子大概是因為感情亢奮,好像已經是無法忍受的臉壓在地上發出甜美的哼

聲。雖然是那樣可怕而渾身都起雞皮疙瘩的肛門性交,但現在的江美子已經開始變

成享受那種美感的女人了。



  江美子對肛門性交有敏感的反應,對自己的身體為甜美的官能扭動,連她自己

都感到厭惡。



  「啊……還要!還要……」



  江美子好像要詛咒自己的肉體般的發出嬌柔的聲音,這種樣子是多麼羞恥,但

現在江美子連已經想到這種情形的力量也沒有了。



  「你要我怎麼樣弄呢?用你可愛的嘴說出來吧。」



  「啊……你是明明知道的,不要欺負我啦……」



  江美子發出像撒嬌一樣的聲音。



  「嘿嘿嘿,我還是不明白,讓我做什麼呢?」



  「你好壞……快來玩弄我的屁股吧!」



  張聽了以後露出得意的笑容,抱住江美子的腰用力一下子就進去。



  在這剎那江美子發出像動物的呻吟聲,開始瘋狂的扭動身體。綁在身後的雙手

伸直搖擺。



  「啊……好厲害……我太幸福了。」



  江美子扭動通紅的臉,一面啜泣一面說。



  「嘿嘿嘿,你現在知道肛門性交有多麼好了吧。」



  張好像感到很大興趣繼續用力抽插。



  「來呀……嘿嘿嘿……太好了。你還要夾緊。」



  「啊……還要……還要!」



  江美子發出歡喜的哭聲,那種痛快的感覺,幾乎覺得全身的骨頭快要分散一樣

。不知何時,江美子很積極的開始反應,可以說她是主動的扭擺自己的屁股配合張

的動作。



  「親愛的,啊,親愛的……還要……用力……」



  不知是不是在江美子腦海里想到親愛的丈夫,江美子完全暴露出女性,也許應

該說是牝性猛搖自己的屁股。



  「你實在太好了……真是好女人。」



  「啊……親愛的……親愛的……」



  江美子好像身體已經被官能的火焰燒盡,發出的聲音也分不出是哭還是高興,

只是瘋狂般的扭動身體。這時候的動作已經不是陳教她的猛技,而是完全暴露出女

人的本能。



  「唔唔,你真棒,好像瘋了一樣……嘿嘿嘿,如果你受不了了,可以更大聲的

哭。」



  張的臉也已經通紅,不過這時候完全沈溺在官能里的江美子巳經聽不到張說的

話。



  張對江美子的強烈反應,幾乎要射精,甚至於快要克制不住就這樣把強烈的欲

望發射出去,可是他與生俱來的殘忍性不讓他自己那樣做。



  「就這樣射了實在是不夠意思。嘿嘿嘿,那樣只會使她高興而已,最好還要繼

續折磨她才行。」



  張這樣像自言自語的說過之後,就咬緊牙關把陰莖拔了出來。這時候江美子感

到很大的狼狽。



  「不要!不要這樣!」



  原來在自己身體里的巨大東西突然不見了。因為這時候江美子也是正要到達…

…的時候。



  「快給我……不能停止,不能停止呀!」



  江美子一面哭一面不停的扭動屁股還用力向張挺過去。那種樣子毫無疑問的是

向張要求的,牝性動物的樣子。



  「求求你……不要使我著急了……我想要呀……不要欺負我了。」



  已經失去焦點的眼睛看著張,江美子還想把屁股挺過去,這種樣子感到無法抗

拒的性感。張看到那種妖艷的魅力,不由得打起寒顫,急忙用手壓住自己的前面,

因為它幾乎要射出來。



  可是張站起來很殘忍的說。



  「你不要這樣一直撒嬌,只是這樣玩弄已經膩了,我想用更好玩的方法折磨你

。」



  說完就大笑。



  「啊,你太殘忍了……怎麼可以弄到一半就停止……」



  大概是傷心、悲哀,還有羞辱感都一起湧上心頭,江美子猛烈搖頭大聲哭泣。

完全不理會女人的生理,張的行為只是想把江美子弄的更慘而已。



  「嘿嘿嘿,如果你想爽快,就要向我要求什麼好的玩法,讓我感到滿足才行。





  張還笑著說,那樣就會給你插進去……說完用手撥開江美子的雙丘,看到那里

面濕淋淋的還不停的蠕動,好像是在向張懇求一樣。



  「啊……做什麼都可以。所以,快一點……我快要急瘋了……」



  江美子拼命的用力支撐住自己的身體,使屁股更高高挺起,哭著繼續哀求。那

種樣子毫無疑問的是經過陳的手,調教過的男人的玩具,從身體散發出濃厚的色香

味。





                (二)



  用雙手掌輕輕敲打江美子屁股的張,發現桌子上發出金屬光澤的肛門擴張器順

手拿起來。



  「噢,這是奇怪的東西,你知道是干什麼的嗎?」



  張當然知道那是肛門擴張器,折磨女人時,可以說張是每一次都要使用這個器

具。可是現在他裝出不懂的樣子問江美子。



  江美子看到肛門擴張器,臉頰就開始抽,龍也曾經使用過一次,那種可怕的感

覺幾乎使她快要瘋狂。



  把屁眼擴大開來看……,只是這樣想就感到一陣昏眩。現在,眼前這個男人大

概想要使用這個東西,江美子全身的汗毛都豎立起來。



  「你要想快一點得到爽快,就要回答。這是什麼東西呢?」



  「你準備要用這個東西嗎……」



  江美子說的時候拼命把臉轉開,而且她的臀部已經開始顫抖。



  「我是在問你這是什麼東西。」



  聽到張生氣的口吻,江美子急忙回答。



  「那是擴大屁眼的工具……是非常淫穢的工具。」



  「哦,是用來擴大女人屁眼用的嗎?嘿嘿嘿……那麼就是肛門擴張器了,我是

聽說過,但還是第一次看到。」



  張還故意這樣說謊,看到江美子那種恐懼的樣子,會使他的欲火更強烈。



  「不要看那種東西了……快來弄吧……」



  江美子拼命的想使自己的注意力離開肛門擴張器,火熱的視線盯在張的臉上,

妖艷的扭動驅體想引起張的注意。可是,張只是笑一下就冷漠的說。



  「你用過這種肛門擴張器嗎?這個東西把你的屁眼擴張過嗎?」



  「有……有的……」



  江美子的聲音幾乎只有她自己能聽到,她是本能的發覺這個男人準備要用這個

可怕的器具。



  「已經用過就太好了,現在你就來告訴我使用的方法吧。」



  張拿著肛門擴張器送到江美子的面前擺動,嘴里還發出嘿嘿的笑聲。



  果真,他要用肛門擴張器羞辱……江美子的臉色開始蒼白。可是長久以來受到

陳調教的江美子如今已經沒有反抗的氣力,只是傷心的搖一下頭,帶著哭泣的聲音

說。



  「好吧……把我的屁眼擴張,看里面的一切吧……」



  「嗯,是真的想要我把你的屁眼擴大嗎?嘿嘿嘿那樣你會覺得難為情吧?」



  「沒有關系,我喜歡你把我的屁眼擴大……盡量的擴大吧。」



  按照陳的調教,江美子盡量的做出媚態,只有這樣是江美子求生存的方法,美

麗的眼睛里含著淚珠。



  「嘿嘿嘿,你說的真可愛,我會盡量把你的屁眼擴大,快教我,你使用的

方法吧。」



  這是非常苛薄的話,他不是強迫擴張江美子的肛門,還要江美子親口說出如何

使用那個工具的方法。



  「把那個像鴨子嘴部份塗上乳霜……在我的屁眼上也要塗乳霜。」



  這種演技幾乎使江美子的血液倒流。



  「是乳霜嗎?我會給你塗上很多的。」



  張笑的很愉快,用手指挖起很多乳霜。然後慢慢塗在肛門擴張器的尖端上,接

著把手指伸向江美子的肛門。



  「啊……你要輕一點……」



  張的手指沒有惜香憐玉的樣子,江美子發出輕柔的啜泣聲。



  可是江美子的肛門早就開始要求強烈的刺激,現在立刻有了反應。



  「嘿嘿嘿,這里很軟,而且還很敏感,實在很美妙。」



  張一面享受手指上的感受,不停的在江美子的肛門上揉來揉去。



  「啊……已經夠了,快把擴張器的鴨嘴插進來吧!」



  江美子顯出呼吸都快困難的樣子,一面用力搖頭說。



  「求求你……插進來……插到屁眼里吧。」



  張聽到江美子的要求,慢慢把擴張器的鴨嘴插在肛門上。



  這時候江美子就不由得張開嘴,發出斷斷續續的悲叫聲。盡管嘴里說一些好聽

的話,江美子的身體是誠實的。因為過份的可怕,不由得扭動屁股想躲開那個鴨嘴





  張好像特別喜歡江美子那種樣子,一下子離開,一下子又把鴨嘴碰到肛門上。



  馬上就有肛門擴張器插進來……,張就欣賞那種江美子露出恐懼感的表情。



  江美子好像終於忍不住大聲哀求。



  「不要這樣折磨我了……要插就插進來吧!」



  「嘿嘿嘿,你忍不住了嗎?那麼就給你插進去吧。」



  張這時候好像感到玩弄一個處女一樣的興奮,慢慢把肛門擴張器插進去。手上

感覺出江美子本能的收縮肛門的感覺,那種感覺使他感到非常舒服。



  「啊!啊……」



  擴張器的鴨嘴進來的很慢,好像要使江美子著急的樣子。



  那種冰涼的感覺使江美子忍不住發出哼聲,張繼續向里插,沒有多久鴨嘴全部

進入。



  「嘿嘿嘿,完全進去了。真是好看極了,而且還產生一種解剖女人身體的感覺

。」



  張露出得意的笑容,可是他的眼光一直盯在好像拒絕冰涼金屬器具,不停痙攣

的肛門上。那里是正如張所說的,是等待解剖的肛門。



  「啊……你不要只顧看了……張開來吧……,把我的屁眼盡量張開吧!」



  「嘿嘿嘿……怎麼樣才能把你的屁眼張開呢?」



  張說到你的屁眼時還特別加重語氣。



  「用那個握把……」



  江美子的聲音,好像蚊子的叫聲一樣小,握緊的拳頭說明江美子恐懼的程度。



  「不錯,是有握把,嘿嘿嘿」張在那握把上稍許用力。



  「哎呀!……」



  江美子發出叫聲的同時,在肛門里的鴨嘴也張開一點。



  「是這種樣子嗎?」



  張是玩過多少次江美子的肛門,所以當然知道肛門能擴張到什麼程度。現在他

是故意要江美子自己說出來。



  「不要這樣折磨我了……大一點吧……」



  「還要大一點嗎?好吧……」



  張握住握把的手又稍許用力。



  「不要這樣欺負我……擴張到我說好為止吧……」



  這樣慢慢折磨江美子的樣子,比陳厲害多了。看到江美子拒絕時就會強止折磨

,相反的江美子露出認命的樣子時又使她焦慮,張的折磨方式是陰沈的。



  「快一點弄完吧……還要擴大……」 江美子忍不住發出哭聲。



  「嘿嘿嘿,既然你這樣說,我就不客氣了。」



  讓江美子急個夠時,張才迅速的擴大鴨嘴。



  「嘿嘿嘿,能看到一點你屁眼里的東西了。」



  「啊!啊……啊!」



  這種感覺不論經驗過多少次,對江美子來說,每一次都是無法忍受的感覺。



  「啊……夠了,停止吧!」



  江美子的嘴唇也在顫抖,就好像身體里的內臟也被撕裂的感覺,但張是殘忍的





  「嘿嘿嘿,還不行……還能張開,嘿嘿!」一面笑一面用力壓緊握把。





                (三)



  江美子的肛門已經擴張到再也無法擴張的程度。被發出金屬光澤的肛門擴張器

,擴張肛門的江美子是悲慘的。雖然很悲慘,但那種樣子甚至使人感到有神秘的美

感。



  張瞪大眼睛從肛門擴張器的中間向里面看。



  「真是新鮮呀。嘿嘿嘿……女人的肛門里面是什麼時候看都覺得好看。尤其是

你的屁眼里,確實很好看。」



  張不但看,還要把手指伸進去在里面摸索。



  「唔……唔……」



  這時候江美子除發出呻吟聲以外不再說話。緊緊閉上雙眼,心里祈禱這種羞辱

的地獄趕快結束。



  「嘿嘿嘿,這樣把屁眼完全擴張開的 味怎麼樣?你知道嗎,我現在看你的屁

眼里面。」



  「……」



  「你要說話呀,我可以在這里玩一玩嗎?」



  張用手搖動一下肛門擴張器,江美子感到激烈疼痛,但她只好用嬌柔的聲音說





  「啊!好痛……你怎麼玩都可以,盡量羞辱我吧,玩弄我吧!」



  張聽到以後笑了一下,更拉起江美子的屁股向上挺起。



  「你想要我給你做更好的事嗎?」



  「是……盡量折磨我吧。」



  「那麼,現在就要做陳要我做的事,你要是感到難過可以大聲哭的。」



  張拿起來的是三十公分左右長的一條線和吸管。然後把線頭慢慢垂下來放在已

經張大很大的江美子的屁眼里。



  「這是干什麼……」



  江美子雖然不由己的說過做什麼都可以,但臉上還是露出恐懼的表情。因為她

知道這個可怕男人所做的事都不是尋常的,更何況是陳要他做的事。



  「嘿嘿嘿,馬上就明白了,現在會讓你享受到上天堂的滋味。」



  線都進入江美子的屁眼以後,抓住線頭拉直。那種樣子就好像從江美子的屁眼

筆直的出現一條線一樣。張左手拿線條,右手拿起吸管插在奇怪的一個瓶子里吸取

里面的液體。



  「嘿嘿嘿,你不要動。」



  張這樣說完以後就把吸管吸起來的液體慢慢滴在線上。



  「我怕……我怕……」



  「嘿嘿嘿,不用擔心,只是方法不同的浣腸而已。」



  江美子對這句話感到非常恐懼,不僅用肛門擴張器把肛門擴張到最大限度還要

浣腸。野獸一樣的人大概就是指這種人吧。



  吸管里的液體順著線流進江美子張開的屁眼里。



  「啊!啊!啊……」



  就在這剎那江美子感到身體里像有火燒一樣,同時也產生一種麻 感,喉嚨里

不由得發出尖銳的叫聲。



  「哎呀!你放進什麼東西了!」



  「嘿嘿嘿,不過是比較強烈的浣腸液而已。你不能動,不然你的孩子廣子就要

哭了。」



  聽到廣子,自己心愛女兒的名字,江美子緊張的抬起頭。



  「廣子!廣子怎麼樣了!快告訴我。」



  「嘿嘿嘿,你若是不聽話,就會把廣子賣到香港的妓女戶去了。長大以後

一定會和你一樣美,能賣到好價錢。」



  江美子在這剎那間說不出話來,原以為在日本的女兒廣子竟然落在陳的手里…??



  「你不能害她……千萬不能害她。」



  「嘿嘿嘿,那要看你的態度了。」



  「我做什麼都可以,願意接受浣腸,所以不能對廣子……」



  江美子談到這里就哭倒在地上。



  「嘿嘿嘿,你若是覺得孩子可愛,現在你就不要動。」



  張又把吸管里的液體滴在線上,液體立刻流到江美子的身體里。



  「啊……啊……」



  那不是能忍受得了的感覺,雖然現在只有幾滴,但內臟好像被火燒的感覺,同

時還產生強烈的便意。可是江美子除了大哭以外卻不敢反抗。廣子……像夢囈般的

嘴里含著拼命的忍耐。吸管里的液體不停的流進來,江美子不停的發出哭叫聲。



  「嘿嘿嘿……廣子……像你一樣長的很可愛。」



  吸管里的液體沒有以後,張又從瓶子里吸起。液體繼續順著線向下流。



  「啊……不要說,現在不要說這種事……啊,我好難過。」



  江美子在這時候能忍耐液體帶來的強烈感受已經不錯了。



  「嘿嘿嘿,不願意談你的孩子,就談這個液體吧。嘿嘿嘿,你看到這個白色液

體了嗎?現在,流進你屁眼里的液體,是強烈的麻藥。」



  麻藥……,江美子還弄不清楚他說的意思。



  「嘿嘿嘿,這是最強烈的麻藥,經過用這個浣腸以後,你從明天起,沒有受到

浣腸就會受不了的。」



  江美子的臉上出現恐怖的表情。「這……」



  「本來是用水稀釋以後注入的,可是從肛門吸入原來的液體,以後是只有這樣

才能解決問題。現在雖然痛苦,馬上就會感到舒服的。從明天起,你自己就是不願

意,可是你的身體會要求浣腸的,嘿嘿嘿。」



  張一面愉快的笑著一面把液體滴在線上。



  「啊……這樣太過份了……啊……」



  他怎麼是這樣的人,是企圖用麻藥浣腸,讓江美子變成無法脫離他魔掌的身體

。曾經聽說過麻藥的效力過去以後痛苦的情形。從明天起,為了減輕那樣的痛苦,

自己必須主動的要求做麻藥的浣腸,而且是用江美子最害怕的屁眼……



  江美子開始瘋狂般的嚎哭,可是張很有耐心的反覆做同樣的事。不僅如此,還

拿一根很細的玻璃棒從擴張器的洞插進去,為了使浣腸液能充分滲入里面,在江美

子的嫩肉上摩擦。



  「啊……我已經完了,被注入麻藥……太慘了。」



  好像一切都完了,就是用玻璃棒摩擦她的肉,也不再顯出狼狽的樣子。



  「不管我會變成什麼樣子……折麼我吧……狠狠的折磨吧。」



  「嘿嘿嘿,明天起你會很慘。為了想得到麻藥,你會瘋狂的要求給你浣腸了。

」??





  用玻璃棒一直把麻藥的液體擦在江美子肛門里的張,終於拔出肛門擴張器。可

是長時間擴張開的肛門,還是那樣張開沒有立刻收縮,形成一副妖媚的圖案。



  江美子高高抬起雙腿放在張的肩膀上,就這樣嗚嗚哭泣。



  不知是心里產生恐懼和悲哀,還是為逐漸發生效力的麻藥,使得她感情亢奮,

哭聲里也摻雜一些甜美感。



  「嘿嘿嘿,現在要做最後的工程了。」



  張一面笑一面拿起巨大的浣腸器吸起有摻有麻藥的液體。江美子雖然皺一下眉

頭,但也不再顯出狼狽,用濕潤的眼睛看著張的手。



  「你高興嗎?最後這個你專用的浣腸器注入麻藥,連續做三次浣腸。」



  把吸滿液體的浣腸器慢慢對著江美子的肛門。



  「我真高興……給我浣腸,用浣腸折磨我吧……」



  江美子就好像受到張的操縱,開始顯示出妖媚的表情,張開始慢慢推動唧筒。



  「啊……進來了,我在浣腸了……」



  「你覺得怎麼樣,是不是和過去的滋味不同?」



  「這……我不能說……」



  「要說,還是想再一次把你的肛門擴大呢?」



  「啊……很性感,好像麻痺了一樣,我怎麼會在浣腸時產生性感……」



  江美子無力的搖頭,像撒嬌似的對張說,大概是麻藥的效力越來越強,從身體

產生麻痺般的快感。



  「啊……好……我快要昏過去了。」



  在身體的深處感覺出,含有麻藥的液體不停的流進來,同時對身體產生的甜美

快感,江美子已經沒有辦法克制了。





                (四)



  第二天,江美子被陳帶到香港的街上,好久沒有看到的街道,使她覺得到了另

外一個世界。



  迷你式的旗袍穿在江美子的身上非常適合,擦肩而過的每一個人對她的艷美都

會回頭看。旗袍的開叉很高,沒有穿內衣的大腿走路時會隱隱約約的顯露出來。



  途中遇到幾個好色的日本旅客,以為發現代表性的中國美女,對陳表示要買。



  「真是漂亮的女人,多少錢都可以,我要和她睡一夜。」



  中年的日本旅客堅持的向陳要求,江美子也沒有勇氣看那人,在陳的身邊低下

頭。本來江美子是非常懷念日本人,可是她現在反而覺得很痛苦。



  「這個女人和日本的一個漂亮太太長的完全一模一樣。嘿嘿嘿,我就早想和那

個太太睡覺的,沒有想到有這樣像的女人,和江美子一模一樣。」



  意外的聽到這個日本人說出的話,江美子不由得抬起頭。看到這個日本中年人

的剎那,江美子感到一陣目眩,不得不抓住陳的手臂。這是多麼諷刺的命運,這個

人就是江美子住的公寓管理員。



  江美子說不出話來,趕快把頭轉過去,公寓管理員的大熊,當然不知道眼前的

美女就是江美子本人,還拿出一把鈔票塞在陳的手里。



  「實在太像了……,多少錢都可以,讓我和她睡覺。」



  陳在開始時一直是拒絕的,可是從江美子不尋常的狼狽樣子大概猜到內情,笑

了一下說。



  「你真的這樣喜歡這個女人嗎?但只能賣給你玩一次,而且要照我的話去做。





  「知道了,我就當做是日本的江美子,會好好疼愛她的。」



  大熊露出色咪咪的表情過來摟住江美子的腰,然後立刻從旗袍的開叉伸進手撫

摸赤裸的屁股。



  江美子不再顯出緊張的樣子,如果抗拒時,很有可能被他發現她就是江美子,

勉強在臉上擠出笑容依偎在大熊身上。



  「啊……」



  江美子本來就最討厭這個大熊,這是一種本能的厭惡感,生理上就會讓她全身

都冒出雞皮疙瘩,經常都用淫邪的眼光看江美子,有多少次他站在樓梯下向裙子里

看。



  現在要陪這個大熊……可是江美子也只好把身體靠在大熊的身上。



  「嘿嘿嘿,真是美妙的屁股,讓我覺得現在摸的就是江美子的屁股。」



  也不在乎來來往往的人,大熊讓江美子的屁股完全露出來而且不停的撫摸。



  陳把兩個人帶到巴士站說。



  「嘿嘿嘿,這個女人還是有夫之婦,而且還會講日本話,你可以要求她做任何

事。」



  陳說完就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是有丈夫的……難怪覺得性感十足了,那個叫江美子的女人也是有丈夫的,

實在太妙了。嘿嘿嘿,你是不是想要我快一點疼愛你一番呢?」



  「是,多多的愛我吧……,隨便你怎麼玩都可以。」



  江美子用不能再小的聲音說,對現在的江美子而言,唯有大熊作夢也想不到,

她就是真正的江美子,是唯一的安慰。



  「不過說起來,你真像我認識的一個女人。」



  大熊的手一直摸江美子的屁股,好像永遠不會膩一樣。白玉般的屁股在大熊的

手里顫抖,等待巴士的客人都露出好奇的眼光看江美子赤裸的雙丘。



  沒有多久巴士來了,在人口眾多的香港每一輛巴士都是客滿。



  「嘿嘿嘿,你要和這個女人性交,是在這個巴士里,那樣才夠刺激。」



  陳說出意想不到的話,大熊也露出驚訝的樣子,但立刻露出會意的笑容,好像

捧著江美子的屁股推上巴士。



  「嘿嘿嘿,這樣也許會很好玩,你可不要太高興的大聲叫起來。」



  巴士非常擁擠連動一下都非常困難,大熊的手立刻伸入旗袍里。



  江美子在這個時候,已經是魂不附體的樣子,但還是勉強做出笑容,把臉靠在

大熊的胸前,主動的分開大腿。江美子的身體突然顫抖一下,是因為大熊的手指摸

到她最敏感的地方。



  大熊的動作非常巧妙,沒有立刻向敏感的中心地帶發動攻擊,在那周圍慢慢摩

擦。



  「啊……你真會弄……」



  江美子在大熊的耳邊輕輕說,可是心里卻非常悲痛,但經過多次淩辱的身體,

是非常敏感的,再加上麻藥的效力,當大熊的手指摸到江美子的花蕊時,已經有了

驚人的反應,流出大量的淫液,而且陰核也有小指頭尖大小,甚至於開始蠕動。



  「嘿嘿嘿,真敏感呀,準備動作已經完成了,那麼我就要開始享受那個美肉了

。」



  大熊拉下褲子的拉,立刻抱起江美子的右大腿,一點也不停留的將肉棒插進去





  「啊……」



  那種猛烈的動作,使得江美子只好咬緊牙關,不要使自己發出喊叫聲。



  「嘿嘿嘿,我終於干到你了,真是太美妙了……」



  大熊開始慢慢抽插。



  「啊,啊……」



  江美子把臉緊緊靠在大熊的身上,咬住大熊的衣服,才能不使哭聲露出來。可

是大熊不斷的向江美子的身體里送進來強烈快感的漩渦。現在折磨江美子的不只是

大熊一個人,不知何時四周的乘客也爭先恐後的伸出手,撫摸江美子雪白的肉體。



  在香港這是常見的光景,可是江美子對這樣的手,已經沒有沒有多餘的心事去

理會,完全落入強烈官能的火焰里燃燒自己。此時江美子的腦海里,就連自己在巴

士上的事情也忘記了。



  「嘿嘿嘿,調教的成果終於顯露出來了。」



  陳露出滿足的眼光看著被大熊奸淫,同時有許多男人撫摸的江美子。





                (五)



  終於從巴士上下來時,江美子幾乎是半裸的狀態,從大腿到暴露出來的雙臂,

以及在乳房上的四周都留下無數的吻痕,雪白的皮膚就好像有蛞蝓爬過似的發出粘

粘的光澤,白色的表示情欲的殘渣貼在江美子豐滿的大腿上。



  陳好像擁袍江美子一樣的走進窄小的巷子里,後面有大熊好像留戀不舍的跟進

,對他的這種樣子,陳只好說:「真拿你沒有辦法,那麼只能讓你看一看我調教她

的情形。」



  聽到陳的話,大熊高高興興的跟在陳的身後,因為大熊從來沒有看過調教女人

的情形。更何況這個女人是和江美子長得一模一樣。就是花大把的錢也不覺得可惜





  經過像貧民窟的窄小巷道,陳在看起來像妓女戶的門前停下腳,有好幾個像是

把風的小羅嘍,充滿一種特殊的氣氛。



  「老大,等你很久了。」



  從里面走出二、三個面貌凶惡的男人向陳鞠躬,這時候好像已經無法忍耐的江

美子對正在低聲交談的陳說:「求求你……我好難過……」



  「你怎麼啦?」



  陳明知故問,當然他早已知道,從江美子那種非常迫切的情形,就能知道藥效

已經中斷。



  「給我吧……我想要那個藥。」



  江美子露出快要哭的表情向陳哀求,已經說出這種難以說出來的話。已經是相

當痛苦了。



  「還要忍耐一點,而且手邊沒有藥,嘿嘿嘿。」



  「怎麼可以這樣……我已經無法忍耐,求求你給我吧。」



  「想要也不能用這樣的方法呀。」



  「對不起……給我浣腸……我想浣腸!」



  江美子用半哭的聲音哀求後,就主動拉起旗袍露出赤裸的屁股,然後扭動著雙

丘表示催促。這是多麼羞恥的行為,可是現在的江美子已經顧不得了,不斷從身體

里湧出,幾乎使她無法忍耐,快要瘋狂的感受,使她的腦海里變成一片空白。



  「求求你不要折磨我吧……,我要浣腸……給我浣腸吧……」



  江美子這時候只想到這一件事,因為一旦有了這種需求,那種急迫感實在無法

忍受。



  快一點脫離這樣的苦海……江美子的心里只有這樣的一個希望。



  已經忘記這是在巷道里,江美子脫掉旗袍變成赤裸,自己挺起屁股,用雙手剝

開雙丘哭叫。



  「我想要浣腸!給我浣腸吧!」



  為要求浣腸哭叫的江美子……,已經是變成男人玩具的動物。



  陳只是笑一笑,從一個手下的手里接過一條繩子,就把江美子的雙手在身前綁

在一起,然後把繩頭挂在門前的橫柱上用力拉,繩子立刻拉緊,江美子變成用腳尖

站立的姿勢。



  「我好難過……,快給我浣腸!我什麼都願意做,給我浣腸吧!」



  江美子不顧一切的哀求。



  聽到這樣惱人的哭聲,來了十四、五個小羅嘍,向陳鞠躬後就發現江美子,每

個人的臉上都露出淫笑向江美子走過去。每個人好像嘴里都念念有詞,眼睛像刀一

樣的盯在江美子身上。



  「嘿嘿嘿,你真的這樣想要浣腸嗎?你以前不是討厭浣腸嗎?」



  陳圍繞著江美子的身體轉。



  「我想要浣腸……給我浣腸吧。」



  「是嗎?原來變成這樣喜歡浣腸了。可是昨天長官給你做過很多次浣腸,今天

又要好像太奢侈了吧。」



  「不……我現在就要,忍不住了我會瘋的。」



  「嘿嘿嘿,既然這樣想浣腸,給你是可以的,但這是特別的,所以你也得用什

麼東西回報。」



  陳感到非常愉快,麻藥浣腸的效果實在太好了。原來那樣討厭浣腸的江美子,

現在哭著要浣腸。



  「你說,要我怎麼做說吧……」



  「好吧,嘿嘿嘿。首先要這些年輕人看看你的最羞恥的地方,這樣可以保養他

們的眼睛,你先舉起一條腿分開吧。」



  年輕人聽到陳的話發出歡呼聲。



  這些小羅嘍們大概只有十六。七歲,幼稚的臉孔上唯有眼睛發出淫邪的光澤。



  「你不肯這樣做,就不給你浣腸。」



  「不,看吧,看我江美子的一切吧。」



  雖然用腳尖站立很不方便,但江美子還是拼命的抬起一條腿,立刻聽到淫穢的

歡呼聲里夾雜著口哨聲。



  江美子不顧一切地用力分開大腿,陳抓住她的腳,笑嘻嘻的低頭看。



  「嘿嘿嘿,只是這樣看一看就流出淫水了,你這個女人真好色,而且屁眼在抽

搐,大概是想要浣腸吧,你這個女人簡直是動物一樣了。」



  「這樣可以了吧,快點給我浣腸吧。」



  「還不行,你的里面也要給年輕人看一看。」



  陳突然伸手過來把江美子的花瓣向左右拉開,立刻露出粉紅色的肉在淫液的覆

蓋下發出異樣的光澤。



  讓那些小羅嘍看夠以後,陳用手指在那里指一指說:「嘿嘿嘿,你就這樣尿尿

給他們看吧。」



  這時候的江美子一心只顧脫離這樣的苦海,沒有露出狼狽的樣子。



  「是要我江美子……尿尿……好吧,但完了以後一定要給我浣腸。」



  這樣說完以後就想放松身體的力量,可是這時候感受到男人們銳利的眼光說。



  「我尿……但不要這樣看,太難為情了。」



  「不行,他們實在想看年輕女人尿尿的樣子,尤其像你這樣美麗的女人。」



  「又要欺負我了……撒到我身上我也不管,不要生氣……」



  用啜泣的聲音說完後,江美子閉上眼睛放松身上的力量。



  漬漬漬…… 出使人感到妖艷美感的清流。



  「嘿嘿嘿,能在大家的面前尿尿,你也真是了不起的女人,而且還這樣激烈。





  「啊……不要看,把眼光轉過去吧,不要欺負我了……」



  一旦放出來的女人身體里的液體就再也止不住了。在男人的面前不停的流出來

。小羅嘍們一直看到流出最後一滴,這才口口聲聲的說些興奮的話。



  「嘿嘿嘿,大概是積存了很多,尿出來的真不少呀,可是年輕人都說你太性感

,只是看一看就說再見未免太殘忍,你應該讓他們快熱一下。」



  「不,我們已經說好的了,快給我浣腸吧……我好難過。」



  江美子忍不住的哭出來,可是陳豪不理會她,轉過頭來對小羅嘍們笑著說。



  「嘿嘿嘿,我要把這個女人交給你們,一直到明天早晨。但是要調教的關系,

要用她的前後同時連續輪奸,知道了嗎?」



  「不!不要!那樣太殘忍了!」



  江美子的哭聲也被小羅嘍們的歡呼聲掩蓋而聽不見。



  這個時候小羅嘍們已經決定前後順序,現在要同時奸淫江美子的肛門和前面,

一直輪奸到明天早上。



  「我要看你用這個姿勢來維持到什麼時候,如果用到一半昏過去,會表示不要

,就不給你浣腸了,如果你能維持到天亮,嘿嘿嘿,就用浣腸做獎品。」



  這是多麼可怕的事……陳是想知道江美子忍耐的限界,而且要兩個男人同時在

前後奸淫。



  「嘿嘿嘿,如果想要這個浣腸器,就好好努力吧。」



  陳舉起里面裝滿白色麻藥液體的浣腸器,說話的口吻也變成尖銳。



  「不,現在就浣腸吧,江美子要浣腸……」



  在她還沒有說完的時候,已經有兩個年經人從前後向江美子撲過去。



  看到這樣殘酷的女體地獄,大熊說不出一句話,只有眼睛里冒出血絲,像夢囈

般的反覆說:「這個女人原來真是江美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