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撸 撸 撸一撸 撸儿所 夜夜撸 刺激撸 久久撸 千百撸 天天撸

首页  »  淫妻交换  »  淫城大模女教师
(一)
  在淫城,有许多高等院校。在淫城各高校里,性感熟妇为数不少,成为淫城
的又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且说淫城众多高校中,有一个服装学院,这个学院的服装系非常有名。服装
系的女教师女大学生中,有很多女模特,其中不少还是大模,所谓大模,就是指
身高1米8以上的女模特。
  大模又称为甲级模特,大模以下,身高1米74至1米8的女模特为乙级模
特,身高1米7至1米74的为丙级模特,身高1米64至1米7的为丁级模特。
  服装系女教师孙莉,就是一位大模,她身高2米38,47岁,颇有姿色,
大乳细腰肥臀美腿秀足,非常性感。淫城象她这样高大的性感妇人不少,各行各
业的都有。所以孙莉虽然高大性感,在淫城也平淡无奇。
  孙莉也走的是和大家一样的路,先考大学。她的成绩在中学属中等,考上一
类院校的可能性不大,所以她利用先天优势,考上了二类院校中的服装学院,成
为女模特大学生,后来留校任教,先是担任助教,现在是讲师。
  九月初的一个下午,刚开学不久,孙莉夹着课本去教师给学生们上课。她穿
着花小褂,白色七分裤,光着小腿秀足,穿着拖鞋,来到教室。
  上课时间还没到,学生们唧唧喳喳,尤其是女大学生们。教室里的女生里也
有一些大模,身高一米八几一米九几乃至二米以上的都有,但孙莉是最高的。
  男生中也有几个大帅哥,身高一米八以上到一米九以上。服装系盛产帅哥美
女是这一带高校里出了名的。
  上课铃声响了,孙莉懒洋洋地拿着水笔,在身后的白板上写写划划,时而放
映幻灯片,向大学生们展示新款的服装图样。
  上了两节课后,孙莉夹起课本,回到教研室,把教材放好,教研室的几个女
教师,也都是身高两米以上的大模,她们几个一起,结伴回家。
  学院家属区离校区不远,她们骑着自行车几分钟就到了。家属区几十座楼,
她们彼此招呼着,分了手,各回各家。
  孙莉的丈夫雷小勇也是服装学院教师,是中文系的,下午没课,在家睡觉。
孙莉这两天不知怎地,屄老是痒痒的,想让丈夫操。她想赶紧回家,先让老公操
一回再说。
  她家在三十八号楼,三单元四楼413号,是一套两室一厅的居室。孙莉拿
出钥匙,打开门,一进去,她就觉得不对。她放轻脚步,来到卧室门口,从虚掩
的门往里一看,不由羞得满面通红。
  原来,她的母亲在她的床上,正被她丈夫雷小勇操得嗷嗷叫哩。
  孙莉的母亲孙怡,也是位大模,身高1米84,今年67岁,虽然老了,却
依然很有姿色,孙莉家是市医药研究所的,孙怡就是那研究所的退休职工。闲来
无事,有时就夜里去夜总会里客串一下女模特。
  孙莉他爸也是研究所的一个小头儿,小她妈两个月,虽也退休了,还在返聘
上班。她还有个弟弟孙桐,二十几岁,在家待业,家里经济就去干也饿不着他,
他就整天晃悠。
  孙莉他爸不知道的是,这个孙桐,在十几岁时,就把他的性感老娘孙怡给操
了。而孙怡不知道的是,前两年,孙桐又把姐姐孙莉也给操了。
  这天下午,孙怡到女儿家串门儿,想着给她家送点好吃的过来。研究所离服
装学院不远,她骑车很快就到了。
  她敲了半天门,门才开,女婿雷小勇睡眼惺胧出来,他正在睡下午觉,见是
丈母娘,忙让了进去。
  这雷小勇今年四十四岁,是中文系的副教授。他身高1米84,本来个子不
小,但和孙莉站一起,就是个矮个儿,人们说他们两口子是,“高女人和她的矮
丈夫”。那孙莉为何找了他呢?
  原来,淫城的一些最为高大的性感妇人包括孙莉在内,她们身高2米38,
这个身高已是汉族妇人最高的身高了,虽然淫城也有很多男人身材高大,但也高
不过孙莉这些最高大的妇人。
  所以孙莉碰到的很多男人都不如她高,既然如此,雷小勇的相对矮小也就不
突出了,再说,雷小勇在一般人中,个头还是很不小的。
  再者,孙莉和雷小勇是中学同学,小勇一直暗恋她。大学期间及毕业后,孙
莉也谈了几个朋友,最后还是跟了小勇,因为小勇最爱她。
  最主要的,雷小勇的鸡巴特大,这是孙莉最喜欢的一点。
  孙莉为丈夫生了一个儿子雷雷,今年已经十三岁了。
  却说此时,孙怡被女婿让进屋里,进了客厅。
  雷小勇将丈母娘手中的羊腿接过来,拿进厨房。孙怡问女婿:“莉莉和雷雷
都没在?”
  雷小勇一边找地方放羊腿,一边答着:“莉莉下午有课,雷雷也开学了,在
学校上课呢。”
  孙怡到厨房去洗手,无意中碰了女婿一下。雷小勇的前部正撞上丈母娘的屁
股,丈母娘的屁股很软,他心里不由一动。
  雷小勇仔细打量丈母娘,她穿着白色紧身衬衣,灰色短裙,肉色裤袜奶白皮
凉鞋,高雅精致。小勇看着看着,鸡巴不由得硬了起来。
  他光着个膀子,只穿了条大裤衩,鸡巴又大,一硬起来把裤衩就顶起来了。
  孙怡洗完手,正回头取毛巾,一下看见女婿的顶起的前部,吓了一跳,忙转
过头去,脸色发红,心里想,这么大的家伙,也亏得是我们莉莉才受得了。
  雷小勇也很尴尬,忙出了厨房来到客厅,拿起个桔子剥起皮来,说:“妈,
快来吃个桔子。”
  孙怡故意摩蹭了一会儿,才从厨房走进客厅。
  她坐在女婿旁边的沙发上,拿起女婿剥好的桔子,吃了起来。一时间,两人
都默默无语。
  雷小勇本来鸡巴已经下去了,可一见丈母娘,又情不自禁硬了起来。
  孙怡红着脸,拼命想找话说,但不知为什么,她没想要走。
  孙怡道:“小勇,最近你们学院又有什么新闻?说给妈听听。”
  雷小勇转动脑筋,给丈母娘讲着系里的趣闻轶事。可他的鸡巴却越来越硬,
怎么也下不来。
  孙怡看在眼里,心里暗想,我这么大年纪了,女婿还见了我就硬……心里不
由有些高兴。她知道自己看上去最多五十几岁,在夜总会走台时,也有不少人为
自己动心,但现在女婿也激动了,这可怎么办?她心想,赶快要转移一下女婿的
注意力。
  于是她来到沙发对面的三十四英寸大彩电的前面,从下面的支架桌里拿出一
个光盘,说:“看看有啥好看的?”彩电下面是VCD机,她说着就将光盘放进
VCD。
  她和雷小勇都昏了头,都急着想摆脱眼前的窘境,等图象放出来,两人的脸
更红了。原来,那是雷小勇自拍的录像,刻成了光盘,是他和妻子孙莉交配时的
场景。
  大彩电的屏幕上,孙莉在不停地嚎叫。两人都呆了,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孙莉还在嚎叫,景象十分淫靡。
 孙怡只觉得胯下有些东西在往外流。
  雷小勇先是感觉五雷轰顶,他几乎站不住了,他最隐密的私生活被丈母娘看
见了!雷小勇血往头上直涌。他头脑一片空白。他看着眼前的精致的丈母娘,张
着大嘴,喘着粗气。
  谁都不知道该如何结束这个实在太过尴尬的局面。
  结果,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处于极度尴尬和狼狈境地的雷小勇,突然扑
向丈母娘,将她按倒在沙发上,掀起她的美腿,开始扒她的凉鞋。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等孙怡反映过来的时候,自己的两只凉鞋,都已被雷小
勇扒掉了。
  雷小勇紧紧抓住丈母娘那精美袜莲,贴在脸上,喘着粗气,使劲地闻着。
  孙怡本能地挣扎着,连声喊道:“小勇,你这是干什么呀?快别,别,快把
妈放开,我是妈呀,你疯了吗?”
  雷小勇红着眼,胡乱地说着:“妈!妈!我是疯了,妈的脚好香,我爱闻…
妈!我要你的脚!”
  孙怡挣扎着,但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使不出全力,这样的挣扎,当然不
会有什么效果。雷小勇想干什么就接着干什么。
  一个高个男人,把一个高个女人,按倒在沙发上,然后一切就按照正常的逻
辑发展下去了。
  雷小勇扒掉丈母娘一只秀足上的袜尖,塞入另一边的袜筒,然后捉了丈母娘
这只裸露的秀足,一根一根地吮吸那秀美的玉趾。
  孙怡被掀翻了,挣扎不便,而且也软弱无力。她乞求道:“小勇,小勇,
别,别……”但无济于事。
  雷小勇贪馋地吮吸着丈母娘的玉趾,细细地舔着丈母娘的趾缝。孙怡母女的
秀足都是莲中上品,雷小勇越舔越香,鸡巴越来越大。
  孙怡的乞求声越来越象是呻吟声,到后来完全变成呻吟了:“哎呀…小勇…
别玩妈的脚呀……别舔了呀……妈……受不了了呀……快……快别舔了……你这
么弄妈……妈真的受不了……妈求你了……快别舔了……哎呀……哎呀……”
  孙怡被女婿玩弄得不住娇声呻吟,雷小勇鸡巴硬得快爆炸了。
  丈母娘裤袜里未穿内裤,裤袜一扒,阴部全露了出来。雷小勇看见丈母娘那
阴部的大丛阴毛,咕通一声,跪在丈母娘的沙发前,一头扎入丈母娘两腿之间,
贪婪地舔了起来。他伸出舌头,探入丈母娘的阴道,贪婪地舔着。
  孙怡被女婿舔得微微皱着眉头,噢噢地叫了起来。她的淫汁今天分泌得特别
多,源源不断,都被女婿舔食下去。
  见丈母娘完全停止了反抗,雷小勇的胆子更大了。
  他将丈母娘的两条美腿扛在肩头,站起身来,将大鸡巴狠狠顶入丈母娘的屄
眼。
  雷小勇的鸡巴在丈母娘的屄眼里长驱直入,横冲直撞。孙怡被女婿的大鸡巴
顶到子宫口,又疼又痒,忍不住嚎叫起来。
  电视里是孙莉被雷小勇操得连声嚎叫,电视外则是孙怡被雷小勇操得连声嚎
叫。雷小勇觉得实在刺激,于是插入的动作更为坚决,更为凶猛!
  孙怡被女婿按在沙发上,被他的大鸡巴顶撞子宫,她连声叫唤:“哎呀……
没命啦……疼呀……”一会又叫:“勇勇……你真厉害……快……使劲顶呀……
顶死妈吧……妈舒服死啦……”
  电视里,雷小勇在妻子的呼喊声中射精了。碟放完了。
  电视外,雷小勇见碟放完了,便一使劲,将丈母娘抱了起来。他鸡巴还插在
她屄里,抱着她,来到隔壁卧室。
  雷小勇将丈母娘顶在装饰着壁纸的墙壁上,狠命地顶。
  孙怡搂着女婿的脖子,两条美腿搭在女婿的胳膊上,被女婿顶在墙上狠操,
被操得胡言乱语,淫水泛滥。
  孙怡那么高大的妇人,时间长了,雷小勇也抱不动了,便把丈母娘放到床上
继续猛操。
  雷小勇粗声吼叫着,一时控制不住,精液就狂射出来,快速锐利,直射入丈
母娘的子宫深处。
  孙怡躺在床上,娇喘嘘嘘,香汗淋漓。
  雷小勇压在丈母娘身上,也呼呼喘着粗气。两人都一动不动。
  孙怡被女婿这顿狂风暴雨般的猛操,弄得浑身象散了架一样,一时间动弹不
得。慢慢地,她恢复了些正常的意识,脑子里胡思乱想:我被女婿操了,可怎么
对得起莉莉呀?不知怎地,她脑子里又想起她被儿子操的第一次。一时间心乱如
麻。
  雷小勇心里也有些后怕,自己一时冲动,把丈母娘给操了,如果丈母娘闹起
来怎么办?如果妻子知道了,那还得了?
  男人和女人终归不一样,雷小勇虽然也担心,但渐渐地,他恢复了元气,看
到象一头大白羊一般躺在床上的性感丈母娘,他的鸡巴渐渐地又硬了起来!
  床头枕边,到处是妻子脱下未洗换穿的丝袜,他拿起一付,使劲闻了一下那
发黑的袜尖,妻子醉人的莲香沁人心脾!
  他又把丈母娘美腿上的裤袜被他扒下的那只发黑的袜尖拿在手里,使劲地嗅
着,那成熟妇人的莲香被他深深吸入大脑,令他眩迷,令他兴奋!他的鸡巴变得
又大又硬!
  雷小勇动手,让丈母娘在床边摆成一个屈辱的母狗式,跪趴着,屁眼朝向床
外。他跪在床前,细细地舔着丈母娘的精致的屁眼。丈母娘的屁眼两边是细细密
密的肛毛,他舔丈母娘屁眼,还舔那些性感的肛毛,丈母娘忍不住叫唤个不停。
  雷小勇扒开丈母娘的屁眼,细细地舔入她屁眼里面。大模孙怡最隐密的排泄
眼被女婿任意玩弄,她屁眼痒,心里痒,屄痒,忍不住喊叫声越来越大。她被舔
得又难受又舒服,这使得她已经不顾羞耻了,忍不住就喊了出来。
  雷小勇站起身来,手持鸡巴,把那坚硬的大龟头,在丈母娘精致而柔软的屁
眼上缓缓地蹭着。
  蹭着蹭着,雷小勇一使劲,就顶了进去。他鸡巴太大,丈母娘屁眼紧小,顶
入丈母娘的屁眼非常勉强。孙怡被女婿弄疼了,不顾一切地喊叫着。雷小勇不顾
丈母娘的痛苦,坚决地将大鸡巴向丈母娘屁眼里顶入。
  雷小勇大鸡巴深入丈母娘屁眼,弄得丈母娘发出撕裂般的嚎叫。
  正在这时,大模女教师孙莉回来了。
  欲知孙莉母女如何同床供她丈夫雷小勇蹂躏,还有孙莉是如何被她儿子雷雷
玩弄的,请看本文下篇的进一步记述。
(二)
  大模女教师孙莉急匆匆赶回家中,本指望和老公一起亲热,却没想到看到了
不该发生的一幕,自己的妈妈正在自己的床上被自己的老公操。
  屋里的人还没发觉,雷小勇使劲将大鸡巴往丈母娘的屁眼里狠顶。孙怡咿咿
呀呀地叫着。
  孙莉站在门外,不知是气愤,还是羞辱,满脸通红。
  看着里面母亲的淫乱样子,孙莉觉得自己的胯下也湿了。
  雷小勇看着丈母娘的紧小屁眼紧紧裹着自己的大鸡巴,大鸡巴在丈母娘屁眼
里一进一出,使得她的屁眼不停地翻开合上,感觉非常刺激。丈母娘的屁眼里非
常温暖湿润,雷小勇鸡巴一痒,再度射精,这次都射入丈母娘的屁眼深处。
  孙怡一下子瘫软下去,趴在床上,娇喘不止。
  雷小勇也压在丈母娘后背上,呼呼喘息。
  过了一会,他从丈母娘身上爬起来,打算到卫生间去拿毛巾,一拉开门,吓
得他差一点儿坐地上。孙莉竟站在门口!
  久久没有发出什么动静的孙莉愤怒地叫道:“雷小勇!你这头牲口!”
  正趴在床上娇喘的孙怡猛然听见女儿的声音,也吓得翻过身来。
  雷小勇心下一横,心想,今天无论如何这事已经发作了,求她也没用,不如
就错到底吧!
  于是他瞪起眼睛说:“你敢骂人?我告诉你,嘴放干净点,有话好好说!”
  孙莉见他还敢如此嚣张,气得说不出话来。一巴掌打过去。雷小勇也急了,
本来在大个妻子面前,他只到她胸口,打不过她,可妻子打他,他可真急眼了,
一晃脑袋,躲过妻子的巴掌,就势一把将孙莉的花小褂的前襟撕开,孙莉没戴
奶罩,两只大奶垂到腹部。雷小勇高度正合适,一口将妻子的大奶头子叼住,张
嘴狠咬!
  奶头子是女人的命根子,又娇嫩又敏感,哪里经得起这么狠咬?孙莉疼得惨
叫起来。
  孙怡见女儿女婿闹成这样,心乱如麻,她又羞愧,又难过,简直无地自容。
她刚挣扎着起身,想劝一劝女儿和女婿,又觉得没脸劝女儿,做母亲的和女儿的
丈夫乱搞,她怕女儿说出什么不好听的,但看女儿被女婿弄得疼的那样子,她也
不忍心,于是挣扎着起身,想要把他们劝开。
  就在这时,雷小勇咬着妻子奶头,一下把她掀翻在床上。本来,雷小勇根本
打不过妻子,但现在孙莉的奶头被丈夫咬住,这个大个子女人也就是只有任丈夫
摆布了。
  孙怡刚翻过身,孙莉就压了上来,正压在她身上。孙怡是仰面朝天,孙莉面
向她,压在她的身上。
  雷小勇从枕边拿起一付孙莉的肉色裤袜,三下两下,将她双手反绑。又将丈
母娘的裤袜完全扒下,塞入妻子嘴里,他怕她乱叫,被邻居听见。
  孙怡躺在床边,两条美腿搭在地下,孙莉两条大美腿也搭在地上,上半身压
在母亲身上,如同一头大母马,瘫在母亲身上。
  雷小勇拿来线,把妻子和丈母娘的奶头绑在一起,这样,孙莉母女就不能乱
动了,只要一乱动,奶头就疼。
  然后,趁妻子不能反抗,雷小勇扒了她的白色七分裤和半透明小三角裤,扒
得她一丝不挂。
  雷小勇转身,从厨房拿来擀面杖,吼叫着:“骚娘们!敢反天了你!今儿个
非捅死你不可!”
  说着,手持擀面杖,就朝妻子的屄眼里乱捅。孙莉被捅得吱哇乱叫,淫水直
流。她气极了,但淫水却不可抑制地往外流着,这又使她感到羞愧。
  孙怡被女儿那大个子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同时,女儿受折磨,她也不好
受,她乞求女婿:“小勇,妈求你,放开我们娘儿俩吧,都是一家人,有话慢慢
说。”
  雷小勇听见丈母娘发话,淫笑道:“妈,先让她冷静冷静,今儿这事,反正
被她知道了就没完!干脆闹大!”说完,从妻子屄里拔出擀面杖,又捅入丈母娘
屄里。孙怡也被捅得嚎叫起来。
  听着母女俩的嚎叫,雷小勇的大鸡巴又硬了。
  捅了好一阵,雷小勇把擀面杖插在丈母娘的阴道里,然后压在妻子后背上,
从后面将鸡巴插入妻子的阴道。
  孙莉不愿意,想挣扎,可刚一动,被线栓住的奶头就疼,疼得她叫了起来,
同时,她妈也疼得叫了起来。她只好任凭丈夫从后面操她。
  雷小勇快速地插妻子的阴道。孙莉渐渐地有些意识模糊了,一阵阵快感在她
阴道里扩散。同时,她的大奶头与母亲大奶头的摩擦,使得她的大奶头很痒,那
快感深入身体,深入阴道,奶头和阴道的刺激,使得她忍不住大声呻吟起来,淫
汁越来越多。
  孙怡的屄眼里被女婿插入擀面杖,大奶头又与女儿的大奶头不停地摩擦,她
也痒得不停地叫唤。
  孙莉屄眼被丈夫捣得有些痒,又有些疼,她受不了了,不知是什么意识支配
着她,她竟和母亲热烈亲起嘴来,孙怡先是躲避不开,只好和女儿亲嘴,后来就
变成主动了。
  雷小勇尽情蹂躏着妻子和丈母娘母女两人,他见这母女俩被自己玩得如此淫
乱,不由得倍感刺激,在妻子屄里纵横驰骋,奸得她嚎叫不绝。
  雷小勇再也憋不住了,他吼叫着,把精液射入妻子阴道深处。他的滚烫的精
液射在孙莉的子宫口,孙莉也忍不住达到了高潮,她嚎叫着,与母亲热烈亲嘴。
孙怡大声呻吟着,把女儿紧紧抱住,她也高潮了。
  雷小勇射了精,在母女俩身上压了好一会,才慢慢起身,点了一棵烟,坐在
沙发上,呆呆地看着仍在床上的妻子和丈母娘。
  他与妻子都是四十多岁的人了,以前还从没有这样过,今天的事怎么收场,
他一片茫然。
  想着想着,雷小勇突然跪倒在床前,对着丈母娘喊道:“妈!这事怎么办?
您老人家给出个主意吧。”
  孙怡这时也缓过劲来了。她流着眼泪说:“小勇啊,你把我们母女都害苦了
呀!”
  雷小勇站起身,把丈母和妻子奶头上的线解开,他没有给孙莉松绑,怕松了
她,她发作起来打不过她。他把孙莉掀翻在一边,先把丈母娘从床上扶了起来。
  孙怡坐起身来,仍是娇喘不已。
  她的脑子也是一片空白。
  雷小勇定了定神,道:“妈,不如我先把你送回去,回来我们两口子的事,
再解决。”
  孙怡想想也只好如此。雷小勇把擀面杖从她屄眼里拔了出来,她下了床,穿
好衣服。
  女婿骑自行车带着她,将她送回家去。
  孙莉仍被两手反绑,被丈夫掀得仰面躺在床上,她嘴里塞着母亲的丝袜,喊
也喊不出来。
  雷小勇只顾着送丈母娘,他可忘了一件要命的事。
  孙莉正躺在床上的时候,门开了,儿子雷雷放学回来了。
  这个雷雷,今年快十四了,上初三。他父母个子都高,他的个头儿在同龄人
中也是非常突出的。虽然才十四岁,但他发育得很快。性感的母亲是他的性崇拜
对象。母亲秀足上脱下未洗换穿的各色丝袜,床头枕边沙发上,扔得到处都是,
他经常偷偷地闻那发黑的袜尖,还用来手淫。
  孙莉发现了儿子的这些事情,她是个很开通的母亲,她怕孩子在这方面出问
题,于是就定期每个星期两次,用她的纤纤玉手,给儿子手淫,让他集中精力在
学习上。考试成绩好了,还有额外奖励,当然,她不会允许儿子插她的屄,她认
为那样就乱伦了。
  果然,在儿子眼中,母亲是最性感的,班里女孩,他一个也看不上,所以他
根本没有什么早恋问题,专心致志地学习,成绩很好。孙莉的办法还真有效。
  雷雷一进家门,先喊了声:“妈!”没人应,又喊了声:“爸!”还是没人
应。
  他进里屋一看,顿时浑身发热,站在那,呆呆地看着母亲的一身白肉。
  孙莉扭动着身子,好半天,儿子才回过味来,上去解开妈妈手上的丝袜,并
从妈妈嘴里取出丝袜。
  孙莉仍然躺在那里,泪水不停地流。雷雷坐在妈妈身边,用妈妈的丝袜给她
擦眼泪:“妈,你怎么啦?是不是爸爸他欺负你了?”
  孙莉突然看着儿子:“雷雷,妈的身子你也看见了,妈好看吗?”
 雷雷咽了口口水:“妈!你太性感了!”
  孙莉看见儿子的前部硬起来了,说:“嗯,你的鸡鸡硬了,我的雷雷没有骗
妈妈。”
  她让雷雷把电话拿过来,给母亲家里打了个电话,是她弟弟孙桐接的。
  她说:“孙桐,妈到家了没有?”
 孙桐在电话里说:“刚到。”
  孙莉说:“你让妈接个电话。”
  电话里传出孙怡的声音。
  孙莉道:“妈,你让雷小勇先在咱家呆着,今天不要回来,我要一个人静一
下。”
  孙怡道:“莉莉……”她似乎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
  孙莉道:“就这样吧。”说完挂了电话。
  孙莉转过身来,看着儿子,说:“雷雷,妈知道,只有你才是真心对妈好,
妈也要对你好。来,儿子,躺到妈身边来。”
  雷雷顺从地躺到妈妈身边。
  孙莉为儿子脱了衣服,看着儿子硬撅撅的鸡巴,说:“雷雷,以前妈只是用
手帮你弄,我的雷雷才是真正对妈妈好的人,今天,妈要好好让我的雷雷享受一
下。”
  说完,她跪在雷雷身边,弯下腰,将儿子的鸡巴含在嘴里,大口吮吸起来。
  雷雷舒服得连声叫道:“妈!你真好!真舒服!”
  他的鸡巴在妈妈嘴里越发硬了。
  雷雷十四岁了,平时也经常偷看妈妈被爸爸蹂躏的光碟,现在的孩子人小鬼
大,什么不懂?他被妈妈舔得舒服,进一步要求道:“妈,你坐到我脸上来!”
  “哎!”孙莉答应着,便坐到儿子脸上,跪着继续吮吸儿子的鸡巴。十四岁
的雷雷,身强力壮,鸡巴已经不小了,把母亲的嘴塞得满满的。
  孙莉长满阴毛的屄眼正好坐在儿子嘴上,雷雷张开大嘴,尽情地舔妈妈的屄
眼。孙莉被儿子舔得淫水越来越多,都流到儿子嘴里,被他吃了。
  吃了妈妈的阴水,雷雷的鸡巴硬得要爆炸了。他一下没憋住,就在妈妈嘴里
爆炸了。
  孙莉把儿子的精液都咽下肚去。
  雷雷意犹未尽,向妈妈撒娇道:“妈妈,你的脚长得真好看,我要吃妈妈的
脚!”
  于是孙莉就站了起来,站在床上,抬起一条大美腿,把一只秀足伸入儿子的
嘴里。
  雷雷躺在床上,捧着妈妈的秀足尽情品尝,舒服极了。
  他一边品尝妈妈的秀足,一边看着半空中妈妈长满阴毛的胯下,又提出了得
寸进尺的要求:“妈妈,我想喝妈妈的尿!”
  孙莉道:“傻儿子,尿多脏啊!”
  雷雷道:“妈妈的尿我要喝嘛!”
  孙莉拗不过儿子,于是就蹲在儿子头部上方。雷雷伸手抠弄着母亲的屄眼,
很快,妈妈的尿就流了出来。孙莉是个大个子,尿量很大,骚尿淋漓,流到儿子
的嘴里,还有脸上。雷雷张着大嘴,如饮甘霖。
  喝了妈妈的骚尿,雷雷的鸡巴又硬了。
  这次,是孙莉躺在床边,儿子站在床下,挺起鸡巴往妈妈嘴里插。
  这与孙莉主动吮吸儿子的鸡巴不同,因为儿子往她嘴里插,是不管她的感受
的,会顶到她的咽喉,这使她感到难受,她想挣扎,但被儿子按住了头,她动不
了,只好任凭他插。
  雷雷身强力壮,体育课成绩非常好,鸡巴也已经非常粗壮,顶得母亲呜咽不
止。孙莉不想违背儿子的意愿,所以也就不再挣扎。
  雷雷一边插妈妈的嘴,一边看着妈妈性感的身体,看着妈妈性感的秀足,他
的鸡巴越发强硬。淫城妇人的脚长得好看,雷雷平时见了不少。他喜欢性感妇人
的秀足,他平时见了妈妈的秀足就会鸡巴发硬。这时,他情不自禁又提出要求:
“妈!你的脚长得太性感了,我又想吃你的脚了!”
  于是孙莉换了个姿势,头正对着儿子,仰面躺在床上,她那张颇有姿色的脸
就在床边,就在儿子的鸡巴之下,她自己把两条大美腿举过头顶,把秀足送到儿
子嘴里。儿子站在床前,轮流品尝着母亲的两只秀足,同时插母亲的嘴,他兴奋
得含糊不清地连声叫道:“妈妈真好!妈妈的脚真好吃!”
  鸡巴捅在妈妈的嘴里实在是舒服极了,雷雷憋不住了,急忙把鸡巴从妈妈嘴
里拔出,精液飙射,全射在妈妈脸上。孙莉嗔道:“雷雷,你也学坏了……”
  被丈夫气伤了心的孙莉,是儿子回来解救了她,她深深知道,儿子是真心爱
她的,今天与母亲同床被丈夫蹂躏,也使她有些迷乱了,于是她让儿子尽情享用
她。还有另一方面的原因,就是被丈夫今天弄的,一股性欲在她体内涌动,她说
不清是一种什么感觉,就是要和儿子亲热一下,才感觉舒服。
  不过,她并未让儿子插入,她认为,那样就乱伦了。
  就这样,孙莉和儿子一直折腾到深夜。
  夜色沉沉,筋疲力尽的母子俩昏昏睡去。明天,一场新的风暴正在等待着这
个淫乱的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