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撸 撸 撸一撸 撸儿所 夜夜撸 刺激撸 久久撸 千百撸 天天撸

首页  »  淫妻交换  »  全家的性福生活
有人说,年过半百的人操起穴来有些力不从心,高志远却惊奇地发现自己现在还有如许的精力,以供他轮番向漂亮的女人发起进攻。别看高志远今年五十多岁,却有着不像他这个年龄的精力和体力。
  
  手中的权势和不显老的容貌使高志远每每得手,这才知道女人的阴户并不像想象中的那麽难以掰开。因为每当高志远猛烈抽插阴茎,并且射精得到快感的时候,女人也是气喘吁吁,淫水直流,快意非凡。自从当上了这所中学的校长後,便利用职权,把这个中学里年轻漂亮的女老师基本都给操了。
  
  高志远还有更不为人知的秘史:高志远竟然和自己的两个亲女儿高洁、高芳有着长期的性关系,并且和自己的儿媳妇赵敏也有一腿。另外,高志远的妹妹高志欣一家也由于淫乱的关系,和高志远有着千丝万缕的瓜葛。最初的乱伦是从几年前和大女儿高洁操穴开始的。後来高志远沉浸在刺激的乱伦游戏中不能自拔,而二女儿高芳和儿媳妇赵敏的加入,使得这场游戏更加淫糜。这件事无意中让妹妹高志欣知道了,高志欣又向高志远述说了自己家中的故事,高志远不禁目瞪口呆。接下来的日子里,秘密发生的事让高志远觉得世界是如此的美好。
  
  高志远常常为他的精力感到奇怪,因为有时他一天必须与几个女人操穴、或对一个女人操几次穴才能得到满足。别说在他那麽大岁数,就是年轻人也不能办到。高志远常常为此感到高兴。
  
  不过高志远最近心情一点也不好。
  
  那天和本校老师江晓萍操穴正操到紧要处时,忽然来了**,老婆突然脑出血昏迷不醒,正在医院抢救。高志远极不情愿地把鸡巴从江晓萍的穴里抽出来,顾不得江晓萍的埋怨,急匆匆的赶往医院。可惜老婆成了植物人,还在抢救中。
  
  高志远这天陪护老婆正是女儿高芳值夜班。高志远老婆的病房是一个高间,在走廊的最里面。病房里有各种抢救设备,还有一张陪护床。高志远正迷糊着躺在陪护床上,想着白天和江晓萍打招呼,江晓萍竟然没理他,高志远只道江晓萍还生他的气,也没在意,孰不知江晓萍已和宋小易、赵健他们操穴操到一块,没想理他。
  
  高志远正胡思乱想着怎麽再操江晓萍的穴,想着想着,大鸡巴不禁就硬了起来。正在这时,听门一响,高志远抬头一看,却见女儿高芳穿着白大褂进来了。
  
  高芳一见高志远,就笑道:「爸,你还没睡呀?」高志远笑道:「睡不着呀!怎麽,你今天晚上值班?」高芳应了一声,便走到妈妈的病床前,低头看着妈妈的情况。高志远见女儿弯腰俯视着老婆,白大褂就把滚圆的屁股兜得紧绷绷的。高志远忽然有了一股冲动,便从床上起来,来到女儿的身边,一边也看着老婆,一边就把手搭在女儿的屁股上摸了起来。
  
  高芳笑道:「爸,你干什麽?」高志远笑道:「我摸摸女儿的屁股没事吧?」高芳吃吃地笑道:「摸女儿的屁股没事,就怕把女儿的穴给摸出事来。」高志远笑道:「女儿的穴能摸出事来?那我就试试。」说着把手从高芳的白大褂下面伸进去,插在高芳的两腿间,隔着高芳的小裤衩,摸起高芳那软软的,热热的嫩穴来。高芳吃吃地笑着,让爸爸高志远的手在自己的阴户上揉摸着。
  
  高志远摸了一会,觉得不过瘾,把高芳的小裤衩往下一拉,就把高芳的小裤衩褪到大腿根处。高芳吃吃一笑,扭着身子躲到一边,笑道:
  
  「爸,这是病房,我妈正病着呢,我还值夜班呢。」高志远笑道:「你看,爸的大鸡巴都这麽硬了,况且你妈病成这样,你还不安慰安慰你爸?再说这夜深人静的时候,在病房里操穴,根本就没人来。」高芳嗔道:「爸,看你,谁说要跟你操穴了。」高志远把自己的裤子退到膝盖处,露出又粗又长的阴茎,笑道:「好女儿,你看你爸的鸡巴都硬成什麽样了?你就狠心让爸爸受苦?」高芳道:「可这是病房呀,妈妈她还这样!」高志远道:「你妈这病也就这样了,慢慢养可能还有救,可爸爸的鸡巴好几天没操到穴了,爸爸心里很难受呀。」说着,『唉』的一声叹了一口气。
  
  高芳见高志远这样,忙走了过来,搂住高志远的脖子,在高志远的耳边轻声道:
  
  「爸,你别生气,也别着急,女儿就把穴给爸爸操操,替爸爸解解火还不行吗!」高志远一听,也挽住高芳的细腰道:「乖女儿,你也知道爸爸的毛病,爸的这根大鸡巴一天不操穴就憋得难受呀!」高芳一边将手握住高志远的大鸡巴,一边轻声道:「爸,女儿都知道,女儿这就把小嫩穴给爸爸操。女儿把腿叉的大大的,把女儿的小嫩穴迎着爸爸的大鸡巴,让爸爸的大鸡巴使劲操女儿的小嫩穴,好不好?」说着蹲下身去,把高志远的阴茎一口含在嘴里,吸吮起来。
  
  高志远两手抱住女儿高芳的头,让高芳的嘴尽情地舔弄自己的鸡巴,嘴里哼唧道:「哎哟,好女儿,爸爸舒服,好舒服呀!」本来高志远的鸡巴就已经硬了,经高芳这麽一吸吮,更加粗大坚硬起来。高芳把高志远的鸡巴从嘴里吐了出来,一边用手来回撸着,一边笑道:「爸,你的鸡巴好大呀!」高志远也笑道:「再大的鸡巴,我乖女儿的小嫩穴也能装的下。」高芳嗔道:「爸爸你好坏。」说着用牙轻轻地咬了高志远的龟头一下。
  
  高志远笑道:「哎哟,乖女儿,别把爸爸的鸡巴咬断了。」高芳用力来回撸了几下高志远的大鸡巴,笑道:「女儿还舍不得把爸爸的大鸡巴给咬断呢,女儿还要用爸爸的大鸡巴操女儿的小嫩穴呢。」两人又调笑了一会,高芳站起身来走到门口,将病房门轻轻扣好。扭身走到高志远刚才躺着的床边,先把白大褂脱了,一屁股坐在床上,伸开双臂,勾着手道:「来,爸爸,到女儿这来呀。」高志远从妻子昏迷的病床前转过身来,见高芳穿了一条宽松的碎花长裙,上穿一件紧身的短袖衫,把两个大乳房衬的又高又圆,一双媚眼暗含春色,嘴角露出一丝淫笑,正把裙子掀起,露出里面粉红色的裤衩。高志远见状,一下就扑了过去,一把抱住高芳,将嘴就凑了上去,伸出舌头吐进高芳的嘴里。高芳也紧紧地把高志远抱紧,含住高志远的舌头,狂吻起来。
  
  父女俩吻的气喘吁吁,好一会才分开。高志远急忙撸起高芳的上衣,从背後解开高芳和小裤衩配套的粉红色乳罩,两个大乳房像得了解放似的颤巍巍地弹了出来。高芳也急不可耐地扭动身子把自己的裙子连同裤衩一起脱了扔在床边,又伸手把高志远的裤子和裤衩退了下去。高志远两手一边一个紧紧握住女儿高芳的两个大乳房,使劲地揉搓起来。高芳也将手握住爸爸高志远的大鸡巴,来回撸动着。
  
  高志远将女儿高芳的两个乳头揉搓得像两个葡萄似的坚硬起来後,又把女儿高芳推倒在床上,一俯身,伸出舌头在女儿高芳的阴户上舔了起来。高芳舒服得哼哼唧唧的道:
  
  「哎哟……亲爸呀,你的舌头舔的女儿的小嫩穴好痒,痒死我了……啊……好舒服,爸爸把女儿的骚穴都舔出淫水来了。」高志远一边舔着一边道:「唔,女儿穴里的骚水真好吃,你这个小骚穴,爸爸一舔你就流水了。嘿嘿!」高芳哼唧道:「亲爸呀,别舔女儿的骚穴了,不如快点操女儿吧,女儿的小嫩穴都痒死了。」高志远抬起头笑道:「芳芳,你别吹你的骚穴是小嫩穴了,我还不知道你被多少人操过?你的穴也就是个大骚穴吧!哈哈!」高芳一撇嘴笑道:「看你,爸爸,你就喜欢损女儿,女儿的穴被那麽多人操过不也是紧紧的和小嫩穴似的,况且爸爸的鸡巴那麽粗,总操女儿的穴,女儿的穴也只好是大骚穴了,呵呵呵!」两人的淫话聊到兴起,高志远站起身来,挽住高芳的两条大腿,往外一拉,高芳的半截屁股就搁在床沿上。高志远气吁吁地道:「好女儿,爸爸要操女儿的穴了。」高芳也气吁吁地道:「爸爸,快点把大鸡巴插进女儿的穴里,女儿正等着爸爸的大鸡巴使劲操女儿的骚穴呢!」高志远便挽起高芳的大腿,把个粗大的阴茎顶在女儿高芳的阴道口上,左磨又磨起来。磨了两磨,噗嗤一声,就把粗大的阴茎借着高芳分泌出的淫水齐根操进女儿高芳的穴里。高芳一咧嘴,满足地哼了一声。高志远就前後晃动屁股,把大鸡巴在女儿的穴里来回抽插起来。
  
  高芳被高志远的大鸡巴顶的一耸一耸的,呻吟道:「好粗的大鸡巴呀……爸爸,使劲操女儿的穴……哎哟……爽死女儿了。」高志远也一边抽插一边道:「好个乖女儿,小穴真紧哪,把爸爸的鸡巴夹的好舒服,就是水多了点,有点滑呀。」高芳哼道:「那还不是被爸爸操的……操的女儿淫水大流,女儿也控制不住呀。」说的两人都笑了起来。
  
  两人就这样操了起来。又抽插了一会,高志远道:「爸爸也上床上去。」说着,从高芳的穴里抽出阴茎,湿淋淋地在高芳的肚皮上抹了两下,也爬上了床。
  
  高芳不满道:「看你,爸爸,把女儿的肚皮弄得湿漉漉的。」高志远嘿嘿笑道:「那能怨爸爸吗,那不都是女儿的淫水吗?」高芳也笑道:「那浪水也不是女儿自己流出来的,那不都是被爸爸操出来的吗!」高志远又分开高芳的两腿,把大鸡巴重新操进女儿高芳的穴里,便趴在女儿的身上,两臂分开支在床上,像做俯卧撑一样,全身一起上下,把一根大鸡巴全抽全送,操的高芳哎呀哎呀地道:
  
  「哎哟……不好了……爸爸想把女儿的小嫩穴操烂呀,这麽用力操,都操到女儿的子宫了……呀呀……女儿不行了。」高志远笑道:「爸爸就是想把女儿操死。」说着,猛地加快抽插速度,猛烈地将阴茎在女儿高芳的穴里抽插起来,弄的床板嘎嘎一阵巨响。
  
  高芳顿时就找不着北了,把个脑袋像拨浪鼓一样左右发疯似的扭动着,两腿紧紧夹住高志远的屁股,两手紧紧抱住高志远的肩,把雪白的屁股使劲的向上挺动,呼哧呼哧地急喘着道:
  
  「哎哟……不行,不好了……乖女儿被坏爸爸给操死了……哎呀……女儿要死了,美死了……哎呀哎呀……女儿来了……女儿要泄精了……嗷耶……爽死我了。」说着,猛地挺了几下屁股,又把屁股重重地落在床上,气喘起来。
  
  高志远这一顿猛烈抽插,只觉得女儿的穴里一阵紧似一阵的收缩,接着就觉得女儿的穴里一紧,龟头一热,烫的整根鸡巴都舒舒服服的,知道女儿已经泄了一回精。便又放慢了抽插的速度,好让女儿好好体会一下快感。半晌,高芳才嘤了一声,缓过神来,接着高芳便紧紧地搂住高志远的脖子,在高志远的脸上狂亲乱吻着,边亲边气喘着道:
  
  「好爸爸,好爸爸,你真是太好了,把女儿都操到天上去了,女儿都舒服死了。来,爸爸,女儿把腿再叉的大点,让爸爸使劲操女儿的骚穴。」高志远趴在高芳身上,一边把大鸡巴缓慢地在女儿的阴道里抽插,一边道:「乖女儿,怎麽样?爸爸的鸡巴还行吧?」高芳在下面呻吟道:「简直太棒了,我那死鬼丈夫王虎也没有这麽快就把我操到高潮呀。」高志远笑道:「阿虎还和他妹妹王丹操穴吗?」高芳一撇嘴道:「还能不操?我家阿虎也真行,操他妹妹一个不过瘾,有时也把我拉进去一起操。」高志远一听使劲地操了两下高芳的穴,笑道:「爸爸就不行吗?爸爸不也有时把你和你姐一起操的人仰马翻吗?」高芳被操的哼唧两声道:「哎哟,轻点操,爸爸。你就更厉害了,这麽大岁数还能这样,和我那死鬼不是一个档次的。」高志远听了又开始使劲地抽插起来,边使劲地操着女儿的穴边假装气哼哼地道:「爸爸哪麽大岁数了?怎麽,觉得爸爸老了?」高芳在下面又被操的哼唧起来,道:「爸爸不大……哎哟……哎哟……爸爸跟哥哥似的……哎哟……爸爸的大鸡巴比小伙子还粗还硬。哎哟……使劲操,爸爸……女儿的穴里好痒呀!」高志远一听却停了下来,把高芳急的用两腿使劲夹住高志远的屁股往下压,嘴里道:「操呀,操呀爸爸,快操女儿的骚穴呀,怎麽不操了?」高志远笑着道:「这个骚女儿,看把你急的。爸爸觉得这床上操起来动静太大,爸爸准备下地继续操。来,骚女儿,你也下地吧,咱俩在地上操穴。」说着,从高芳的阴道里抽出阴茎,高芳也只好坐起来,两人各自穿好自己的鞋。
  
  高芳看着爸爸,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爸爸,你看咱俩呀,上身的衣服都没脱,下身都精光光的,看你的大鸡巴,湿漉漉的。」高志远一看也笑道:「看你的阴毛,都被你的淫水给浸湿了。就这样吧,这是病房,不是家里,咱俩就这麽操吧。」说着过去搂住高芳的细腰,道:「来,乖女儿,扶着点床,爸爸在後面操进去。」高芳依言转过身去,两手支住床沿,撅起屁股,叉开两腿。高志远一手把高芳的屁股沟撑开,一手拿着自己的鸡巴,顺着高芳的屁股沟,就从後面把阴茎插进高芳的阴道里。
  
  高志远将阴茎一操进女儿的阴道後,就放开两手,搂住高芳的细腰,往後一拉,屁股往前一顶,大鸡巴就完全操进女儿的穴里去了。紧接着就快速地在高芳的阴道里抽插起来。高芳一边哼唧一边把屁股也往後顶,就听高志远的下腹和高芳的屁股相撞,啪啪作响。父女俩都不说话,只是都气喘着发疯似的操着穴。
  
  这样操了一会,高志远便放慢了速度,气喘着趴在高芳的背上,两手也握住了高芳的两个大乳房,一边慢慢地抽插,一边玩弄着女儿的乳房。高芳被高志远这一顿猛烈地抽插也弄得气喘如牛,往前一趴,扶在了床上,气喘着道:
  
  「爸爸,你把女儿操得好舒服呀,爸爸的体力真行,大鸡巴真硬,我最乐意听咱俩『啪啪』的操穴声了,太幸福了。」高志远也气喘着道:「好女儿,爸的小心肝,爸也是最乐意把爸的大鸡巴操到乖女儿的骚穴里,因为乖女儿的骚穴紧紧的,如果不是爸爸强忍着,爸爸早就被乖女儿的骚穴给夹的射精了。」高芳一听,嘻嘻一笑,使劲地收了收腹,把暗劲用在阴道上,夹起高志远的阴茎来。高志远哈哈笑道:「好个乖女儿。」说着在高芳的屁股上使劲地拍了一巴掌,高芳『哎呀』一声,笑道:「爸爸打女儿的屁股干什麽?」高志远笑道:「我让你夹爸爸的鸡巴,爸爸这就操死你。」说着,高志远直起身子,双手又搂起女儿的腰,嘴里道:「我让你夹,我让你夹!」便把大鸡巴飞快地在高芳的穴里抽插起来。
  
  高志远一口气操了千八百下,把高芳操的腿都软了,嘴里只是哼唧道:「哎哟……我的亲爹呀,女儿再也不夹爸爸的鸡巴了,爸爸把女儿都给操死了。哎哟……女儿实在受不了了……好爸爸……坏爸爸……女儿我又要泄了……要升天了……哎哟……不行了!」说着说着,高芳嗷地一声,浑身一阵颤抖,把个大屁股没命地往後顶。高志远本来就操的差不多了,又被高芳阴道的一阵收缩给夹得实在是忍不住了,嘴里也叫道:「乖女儿,爸爸也不行了,女儿的小嫩穴实在是太紧了,爸爸就要射精了,哎哟,爸爸也来了。」说着搂着高芳的腰,使劲地往後拉,同时将粗大的阴茎在女儿高芳的穴里飞快的抽插中一股一股的精液喷射而出。而高芳早已泄的一塌糊涂,又一次在爸爸高志远的鸡巴强有力的抽送下达到了高潮。
  
  半天,高志远和高芳才喘匀了气。高芳长出了一口气,道:「好过瘾呐,爸爸!」高志远趴在高芳的背上,轻轻地拨弄着高芳的两个乳头道:「爸爸也是。」又过了一会,高志远挺身从高芳的穴里抽出了鸡巴。一股浓浓的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从高芳的穴里涌流而出,顺着高芳的大腿往下滴淌。高芳任凭两人的淫液顺着腿往下淌,扭身一把抱住高志远,把头倚在高志远的肩上,呻吟道:
  
  「呕,爸爸,好爸爸,女儿爱你。」高志远也紧紧搂住高芳道:「乖女儿,爸爸也一样的爱你呀。」父女俩相拥了一会,高志远推开了高芳道:「芳芳,你今晚不是值夜班吗?你还不快点擦擦,穿好衣服,别叫人发现了。」高芳一听,才忙找了手纸把腿上的淫液和穴口的淫液擦了乾净,一屁股坐在床上,把衣服穿好。高志远也在一边将裤子提上。
  
  高芳又走到妈妈的病床前,看了昏迷中的妈妈一会,长叹了一口气道:「爸……我妈她,唉!」高志远走到高芳的身後,把手搭在女儿的肩上,也叹气道:「你妈她真是太不幸了,不过爸爸有两个好女儿,爸也心安理得了。」高芳回头撒娇地把头倚在高志远的肩上,笑道:「爸,看你,刚操完穴就取笑女儿。」高志远抚摩着高芳的屁股道:「爸说的都是真心话呀!」说着又拍拍高芳的屁股道:「走吧,乖女儿,快去值班去吧。」高芳冲着高志远一笑道:「爸,那我就走了。哪天我还要和爸爸你操穴,行吗?」高志远笑道:「那怎麽不行,哪天我非把你的小嫩穴操烂不可!」高芳一边往门口走一边笑道:「爸,你怎麽叫女儿小嫩穴了,女儿不是大骚穴吗?哈哈!」说着马上开门走了。
  
  高志远笑着望着女儿的背影,摇了摇头。